返回

大良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六章:暗度陈仓【第三更】(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亮了,牢房内还是一片昏暗。

    一串钥匙的晃动声音,伴随着木桶敲击声,由远至近。

    那些吃的,周恒不想碰。

    昨晚薛老大他们来的时候,周恒从他身上摸了一块肉干儿,这东西充饥,周恒将口中最后一块儿赶紧吞下。

    匍匐在地上没有动,眼睛瞄向对面的刘仁礼,此刻他还是侧卧的姿势伤腿横在一侧,昨晚的高糖加上大剂量的消炎针,烧已经退了。

    那牢头直接走到周恒和刘仁礼的牢房外,将木桶放在地上,掏钥匙打开门,将一碗吃食送到周恒的牢房内,随后锁上门,端着一碗粥进入刘仁礼的牢房。

    凑到近前,压低声音说道:

    “大人你醒醒,快喝一碗红糖粥,这是昨晚跟我儿媳哪儿要来的,这东西补身子啊,放了您我是做不到,毕竟一家老小还要活命,不过您要是有什么话需要我带一下,还是可以的。”

    刘仁礼手指动了动,牢头一看赶紧将刘仁礼抱起来,小心地掀开他的头发,端着粥一点儿一点儿喂了刘仁礼,临了还用脏兮兮的袖子,给刘仁礼将唇边擦干净。

    牢头眼睛通红,显然非常地纠结。

    “小的人微言轻,这衙门里面的张主簿和魏县丞,就关押在西侧的牢里,何捕头当时带着周易安他们在城外巡视躲过一劫,不然这会儿估计都在里面了,听说昨夜这些都安置到屈大夫那儿了。”

    听到这里,刘仁礼抬起头,看看抱着自己的这个牢头,似乎看着有些眼熟,应该是县衙的老人儿了,想来是没人愿意接替这个活儿,不然牢头也会遭殃。

    “别多想,我只是想要养一养嗓子,天亮了今日将是第二次审案,他们没有耐心了。”

    话音刚落,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非常整齐的那种,牢头赶紧小心地将刘仁礼放下,这才拎着木桶准备起身。

    就在这时,一个男子冲了进来,朝着牢头就是一脚。

    “边儿去,你是不是想要放了人犯,怎么进来门都不关?混账,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抡起手中的皮鞭就要打,一起进来的其中一人,将地上的木碗踢开。

    “呵呵,待遇不错啊,粥里面还加了红糖,这是要生了吗?哈哈哈......”

    说着,凑到刘仁礼近前,那牢头吓得赶紧磕头。

    “官爷,这人犯昨晚高烧,我怕今天熬不过去,所以给盛了一碗粥加糖的粥,小的没有别的想法啊,官爷明鉴。”

    说着,赶紧跪倒给几人磕头,就在拎鞭子的人,准备朝着刘仁礼打去的时候,周恒一翻身坐了起来,抬脚将牢头放着的木碗踢开。

    “呸呸,这都啥玩意?”

    那几人赶紧收敛了动作,见周恒望过来,拎着刘仁礼朝外面走,有两个人朝周恒这里走来,牢头从地上爬起来,赶紧帮着将锁头打开,周恒也被拎了出去。

    周恒学着刘仁礼的样子,双臂下垂,腿上放松,就这样被拎着来到大堂。

    一进门,周恒赶紧扫视了一周,下面跪着三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寿和堂的彭大夫。

    周恒眉毛一挑,哦看来那位孟孝友还没有找到银针,挺好的挺好的,昨晚白担心了一夜,不过这银针如若在体内够一天,恐怕也不容易找到了,毕竟这东西自己会随着肌肉的运动乱窜,扎穿什么脏器,似乎挺严重的。

    二人被丢在靠西侧的位置上,胖子双臂支撑着案牍,示意彭大夫接着说:

    “你继续说,那些病患最后死了?”

    彭大夫抬眼看了看周恒,舔了一下嘴唇,将目光错开,赶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