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良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仵作周易安(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知县听闻抬眼看向左侧站立的何捕头,扬声说道:

    “何捕头。”

    “属下在。”

    “死者你可曾看过了?”

    何捕头抱拳,“属下看了,无法判定死因,需仵作验尸才能知晓。”

    此言一出,妇人与其身后的众人全都跪倒在地,不断叩头。

    “求县尊大人开恩,民妇不告了,不要验尸啊!”

    “求县尊大人开恩。”

    周恒有些惊讶,这手以退为进,玩儿的相当纯属。

    此时已经判定了药渣中有毒物,而他们又完全不同意验尸,如若判定他们讹骗医馆,定然是不服众的,而判定医馆赔偿,那老大夫的推断也很成立,谁知道你自己回家是否换了药?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知县的身上。

    只见堂上坐着的知县,对这个状态有些意料之外,转头看向黄宗明。

    “黄宗明,你们这边怎么说,是就此了结还是如何?”

    这弦外之音很明显,要不你就见好就收,人家也不追究了,你们也别告了。

    看似很公平,且一团和气的解决方法,对医馆确是灭顶之灾,信誉危机过后,谁还去看病啊!

    周恒眯起眼睛,目光落在黄宗明身上。

    这个时候如若他不坚持了,自己也不能说什么,不过如若他想要坚持,周恒一定会帮他,如此欺负医者,这触及了周恒的底线。

    只见黄宗明稍事沉吟,身侧的马大夫拽着他袖子微微摇头,意思这事儿要不就算了,黄宗明抿紧唇,再度跪伏在地。

    “请县尊大人为草民做主,杏林医馆一甲子的声誉,不能毁在我这个不肖子孙的手上,此刻即便回到医馆,邻里也会觉得,是我们杏林医馆花了银子息事宁人,如此一来这块招牌真的砸了!”

    说完黄宗明,砰的一声重重叩头,马大夫和德胜也纷纷跪地叩头,只有周恒和薛老大站在后面。

    知县有些意外,看向跪在地上的黄宗明,脸上露出一丝难色。

    “你想证医馆清白,而何家想保住何大壮的尸身,这就有些难了!”

    周恒眨么眨么眼睛,这个时候该我出场了,不过我要自称什么?

    草民就要下跪,没有功名,称呼别的也不适合,垂眸看了一眼身上的穿着,那就剩下一样了,至少让自己免了一跪。

    想到这里,周恒抱拳恭恭敬敬施了一礼。

    “启禀大人,学生建议请仵作过来在堂下一验,先无需剖尸,看了尸表很多疑团就解开了。”

    知县盯着周恒,疑惑道:“你是何人?”

    “学生周恒,祖辈从医百年,现暂住城东......梅园。”

    如此几个字,顿时让知县一惊。

    梅园他刚刚说的是梅园,要知道这梅园最初可是宁王的别院,清平县城外多山,历来宁王喜好冬日在此狩猎,如今过了十数年,这梅园近一年,似常有人进出,可期内住的到底是谁,没人知晓。

    知县忍住心中的惊讶,仔细打量着周恒,此人看着年龄不过十六七岁,举手投足完全没有怯懦的姿态,五官俊秀面上微微带着笑。

    难道他是宁王的后人?

    如此便说得通了,能自称学生,自然是不想暴露身份,也算给了自己面子。

    想及此,知县赶紧抬手。

    “周恒上前来,你说无需验尸只是查看尸表就能解开疑团?”

    “正是!”

    见周恒如此坚定,知县看向何捕头。

    “何捕头将县衙的仵作带来,就在此查验一番,本官也想看看这死者到底是如何死的。”

    何捕头施礼,快步出去,片刻带着一身墨色衣衫扎着油布围裙的小个汉子,那人很是拘谨,赶紧跪拜。

    那何捕头说道:“大人,仵作周易安带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