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良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中毒(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此时,周恒后脖子一凉。

    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冒进了,不过话已出口,没敢犹豫,这时候只能装小聪明,让庞霄放下戒心。

    想及此,周恒赶紧微微欠身,抬起头看向庞霄的眼睛,眸中甚是清明。

    “霄伯昨夜背人的姿势,甚为怪异啊!再者早晨我让薛大哥抱公子上车,霄伯也并未反对,所有动作都是右手,显然是不想让公子担忧,如此一来我更是担心霄伯的手臂了!”

    说到最后,周恒已经深深蹙眉盯着庞霄的左臂,毫不掩饰眼中的情绪,庞霄想想笑了起来。

    “周小郎中不仅医术过人,观察力如此强悍。”

    周恒笑着摆摆手,脸上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带着微囧的温热,一抱拳微微施礼。

    “霄伯过誉了,还是让我看看你伤处吧。”

    庞霄没有过多的客套,朝着周恒做出一个请的动作,显然他不想在这里展示自己的伤处。

    周恒背着自己的急救箱,跟着庞霄出了房间,绕过一个跨院,越走越是绿树成荫,假山怪石错落有致,地上落着一些有些腐败的梅子,没想到这竟是一个真正的梅园。

    难道那伤处是庞霄的禁忌,他要杀人灭口?

    周恒吞了一口口水,甩掉这个念头,镇定一定要镇定,别没什么定论,就自己吓自己。

    二人脚步匆匆,走出梅林中的小路,绕到一处小院儿,此处没有刚刚少年居所那处雅致,不过隐藏在梅林之中,别有一番味道。

    周恒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只是环顾了一圈,跟着庞霄走了进去,推门入内,房间很整洁。

    “周小郎中请坐,此处是客房,距离我家少爷的居所也近,你暂且主在此地吧。”

    周恒点点头,想来这园中所有的房屋都是如此,将房屋错落地建造在梅林中,他抱拳躬身说道。

    “但凭霄伯安排。”

    庞霄点点头,抬眼看向周恒。

    这一路他仔细观察了,这个少年郎中年纪与少爷差不多,不过这份胆识和定力却是不错,看到园中景致还有那段阴暗的林荫道,完全没有惊讶或者慌张的表现,看来他所言祖上或许真是名医。

    想及此,庞霄扯开左臂袖口缠绕的墨色锦带。

    周恒一瞬不瞬地盯着,那锦带已经干涸,每拽一下都发出嗞啦嗞啦的声响,拆下丢在桌案上,已经定型成一环环的状态,不用问这是血迹。

    而庞霄的左手上,还带着一只皮质手套,用力扯了扯,手套纹丝未动,庞霄的脸上已有些发白,周恒赶紧抬手制止了他的动作。

    “霄伯莫要强力拉扯,我将手套剪开!”

    周恒将急救箱放在桌案上,打开包袱皮,只是将箱子掀开一道缝隙,伸手摸出一把小巧的不锈钢剪刀,站在庞霄左侧,缓缓沿着皮手套背侧剪开。

    看到庞霄露出的手背,周恒一怔,随即小心将手指一个个解放出来。

    整个左手已经青紫发黑,带着腥臭气味儿,比之右手宽大了一半有余,周恒掀开庞霄的袖子,果然在手腕处有一道伤口。

    伤口有七八厘米长,皮肉翻开,靠近手腕的伤口末端有锯齿状的破损,稍微一碰就有黑紫色的血水流出。

    尺骨靠近腕部的环状关节,骨头已经裸露出来,还明显缺损了一块儿,那腥臭气味儿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而小臂中段,距离伤口五六厘米的位置,缠绕这一段红色带穗子的绳子,周恒呼出一口气,看向庞霄。

    “伤你的暗器形态好怪异,竟然带着锯齿,能直接削去部分尺骨,可见非常锋利,并且力道惊人。还好处理的及时,不然这毒素不出半盏茶的时间就可流致全身,那时候不管是你还是你家公子都性命堪忧了,不过昨夜为何不说?”

    此刻换做庞霄惊讶,刚刚周恒所说句句仿若亲临,忍住心中的惊讶,看向周恒。

    “你知晓这是什么毒?”

    见庞霄并未回答昨晚为何不医治,周恒也能猜出一二,并未纠结这个问题,脱口就说道:

    “古人对毒素的理解有限,咳咳!我的意思是寻常人只知道一些普通毒素,比如河豚毒、蛇毒、毒木,这些都可解毒,只是中毒后越快解毒越好,你这耽搁的有些晚了。”

    庞霄点点头,似乎昨晚他有些多虑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