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良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破庙救人(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冰凉的金属触感,方方正正带着提手,还有一根背着的带子,朝正面一摸果然有两个弹簧锁扣,双手轻轻一勾,啪嗒一声锁扣打开了。

    周恒屏住呼吸,仔细听听薛老大的鼾声,似乎他并未醒,赶紧踮起脚,拎着箱子走到大殿的后面。

    拍拍胸口,周恒伸手在箱子里面一摸。

    直接抓到一只可调节亮度的手电,将手电轻轻扭开,一束光直接照射在箱子上面,鲜红的十字让人看了那么有安全感。

    这就是周恒的那个急救箱,里面有急救药物和一些简单的手术器械,伸手摸向夹层,一本处方和一只碳素笔也夹在其中,全是按照周恒的习惯准备的。

    浏览一遍,周恒的目光落在一个瓶乙醚上面。

    一时间,周恒感慨万千,并且瞬间想到了一个近乎完美的逃跑计划。

    唇角微微一挑,抓着乙醚瓶子,倒在纱布上一些液体,屏住呼吸蹑手蹑脚朝着耳房走去。

    那薛老大是猎户,反应极快,想要让他没了防备不可能,不过呼吸麻醉还是最便捷的,即便他有所反应,十几秒也足够了,跑了谁管你债不债的,反正是原主欠债又不是自己,虽然有些负罪感,不过能逃离这里似乎只有这个办法。

    周恒紧张的手指有些冰冷,此时距离薛老大只有一臂之遥,那鼾声未曾改变频率,靠近再靠近。

    就在周恒伸出手的时候,咔嚓一道闪电划过天际,随之惊雷响起,那声音震耳欲聋,薛老大瞬间张开眼睛,一把抓住周恒的手腕。

    “你要干啥?”

    周恒吓得一哆嗦,不过急诊医生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大半夜械斗的小混混处理的多了,这眼神吓不到他,随即周恒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

    “你鼾声太大,我着实睡不着,想要拍拍你让你换个姿势!”

    外面惊雷滚滚,硕大的雨点夹杂着冰雹落了下来,院子里面一会儿就掉了一层白花花的冰蛋子,薛老大上一眼下一眼看看周恒,冷哼了一声。

    “哼,谅你也不敢跑,雨大你回去睡吧,我不睡了!”

    周恒将手中的纱布攥紧,刚要收回去,薛老大借着闪电的光亮看到了,一把拽过去,翻来覆去看了看。

    “这是啥东西?”

    周恒的心已经要跳出来了,不过脸上还是带着招牌的微笑,淡然地说道:

    “没什么,就是汗巾撕下来的一角,我看你流鼻涕了,想要帮你擦一下,可是又觉得有些唐突,想想还是算了,薛大哥睡吧不打扰你休息了!”

    “拿来!”

    周恒顿住脚步,看看手上的纱布,抬眼再看看薛老大,缓缓将纱布递给他。

    薛老大擦了一下鼻子,果然看到一丝黄色粘稠物。

    看了一眼周恒瞬间少了提防之心,大刺刺坐在草堆上抠了左侧抠右侧,随着他的动作,眼看着薛老大眼皮打架,似乎下一秒就要倒下。

    周恒赶紧过去,服了他一把。

    “薛大哥你先睡,你先睡!”

    顺势将薛老大放倒在草堆上,周恒站着没动,静静观察薛老大的表现。

    看了一会儿,那薛老大还是保持举着纱布挖鼻屎的动作,周恒想了想这样不行,明早如若看到纱布,醒了就要追自己。

    四下看看,周恒抓起两根比较硬的草棍,蹲在薛老大身侧,去夹那纱布,可是尝试了多次都不成功。

    周恒有些急了,这要如何是好,外面冰雹都鸽子蛋大,自己出去不被砸死也要一头包,看来还是要等等,早知如此晚点儿给他下药好了!

    周恒叹息一声,那纱布先留着吧,如若一会儿再来下一遍药,也省着在浪费纱布了。

    一阵风吹起,周恒抖了抖身子,打了一个喷嚏,这鬼天气,瞧着有七八月的样子,没想到雨后竟然如此阴冷。

    周恒搓搓湿漉漉的衣袖,看看大殿角落的麦草和碎木头,那薛老大身上一定有火折子,至少要将衣衫烤干,就这样裹在被子里也容易感冒。

    想到这里,周恒伸手在薛老大的身上摸了摸,找到一个火折子,赶紧顺着房檐下方朝正殿走去,这东西虽然没用过,可之前电视剧中没少描述。

    回到大殿,周恒弄了一点儿麦草,打开火折子吹了吹,‘噗’的一簇小火苗瞬间亮了起来,放上麦草和一些破木头,将火堆点着,阴冷潮湿的天气,能围着火堆算是享受了。

    周恒坐在大殿上,看着院落里面的一层冰雹,心中有些急躁,不知这冰雹何时能停。

    就在这时,仅剩半扇的破旧庙门,哐当一声被打开。

    周恒想要去灭掉火堆已经不现实,只见一个人似乎背着什么重物,晃晃悠悠走了进来,周恒眼尖一眼就看到男子鞋子上的血迹。

    他受伤了?

    周恒起身,瞥了一眼鼾声如雷的薛老大,似乎自己下手早了......

    随着再一次的闪电,周恒已经看清,此人身上背着一个人,那血迹似乎是背上那人的,只见他随手朝着薛老大一挥袖,周恒一缩脖子,难道要杀人灭口?

    未等周恒多想,此人已经脚下生风窜入大殿,一瞬间就站到自己面前同时,一把长剑架在周恒的脖子上,随之那人尖利的声音响起。

    “你是何人?”

    周恒站在原地举起双手,“在下是郎中,行至于此突遇暴雨无法回家,只是和下人过来避雨!”

    那人眼皮一跳,握剑的右手一翻,一把抓住周恒的衣领。

    “郎中?可会看刀剑之伤!”

    周恒自信地点点头,“最擅此道!”

    此人微微弯下腰,周恒赶紧过来帮忙,扶着背上的病患躺在火堆旁边。

    周恒这才看清,这个受伤的是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刚刚只是扶了一把,就感到那少年浑身滚烫,显然已经高烧了,那人目光在周恒身上来回看了几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