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帝重回十八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7、喝多了还是飘了?(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时候的无线话筒,性质还不稳定;这时候的音响,时而有杂音;这时候的舞台,简陋得跟过家家似的。

    就像这时候的电视剧,没那么高清,更没有精美的服化道,但人们依然看得津津有味。

    所以,好不好看,跟技术无关,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剧情、表演。

    这些简陋的外在条件不出彩,观众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到表演和情节上,要求其实更高。

    而后世,有那么精美的服化道和高清分辨率的绚烂色彩分散观众注意力,依然能让大家吐槽剧情和演技,就知道该有多么烂。

    “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

    当宁远再次说出这段话时,让他没想到的是,台下竟然有了附和,而且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统一成汹涌的洪流,把宁远的声音彻底盖住。

    宁远没有生气,反而感动到热泪盈眶。

    这种认可的共鸣,就是对演员最大的褒奖。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某一刻生带来的感动,突然就碰触到内心的点,然后咸湿澎湃而来。

    泪水模糊了双眼,看下面都是晶莹的一片,尽管在镁灯照射下本来就看不清台下。

    而宁远的泪水,让角色突然就更加饱满起来,毕竟此时的情境,是他孤苦又愤懑的独白。

    “爱我的人对我痴心不悔,我却为我爱的人伤心流泪。”

    正如这歌的写照,再贴切不过,也让在场的学生们都看得眼眶热,心里堵。

    宁远因为他们哭,而他们,又被宁远感染哭了。

    “我最深爱的人,伤我却是最深。”

    这个年纪的学生,或多或少都有类似的经历,求而不得,苦闷彷徨,却又拒绝了爱自己的人。

    都幻想有完美的爱情,可这世上,哪有什么十全十美的事情哟。

    落幕后,演员集体上台致谢,大家都起身鼓掌、呐喊,喊着马路、明明这些角色的名字。

    朱晓静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声音些微哽咽道:

    “他们有这么火吗?”

    朱晓松也有些感触,点头道:“是挺火的,我都听好几个同学说过了,算是风靡了京城年轻一代吧。”

    “这个臭小子,没想到还有这本事,以前怎么看不出来。”

    朱晓松哑然失笑:“时代在展,人们也都在进步啊,就像十来年前,咱俩在门口水凼边玩泥巴的时候,你能想到你以后会坐在京城高档的写字楼里,在电脑前面的办公?”

    朱晓静一怔,随后忍不住拍了朱晓松一眼:“你才玩泥巴,我没有,别乱说!”

    朱晓松白眼一翻:“我听咱妈说,你小时候吃完饭,还把碗放地上直接蹲上面尿——呜呜——”

    捂着朱晓松,朱晓静眼神能吃人。

    在朱晓松的求饶下,朱晓静才松开手,但依然虎视眈眈。

    “你也不属老虎啊,怎么会这么凶悍……”朱晓松嘀咕着。

    “哦对,一猪二熊三老虎,难怪……好野……”

    朱晓静伸手朝朱晓松腰上猛掐一把,掐得他一蹦八丈高,嘴里销魂的叫着:“啊~~~嘶~~~”

    “朱晓松你个死孩子,再瞎说我撕了你的嘴!”

    “好好好,不说就不说,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再说!”

    朱晓松嘴动了动,最终把不忿咽下去,心里默念好男不跟女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