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暖婚甜入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6章 唐信生是恶魔!(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砚时柒的心思还在不断起伏着,骤然听到有人说话,她下意识地就道出了心底话,“在想乔斐白这次的事故!”

    言毕,她才惊疑地回神,对上男人的眸,恍然一笑,“你忙完啦?”

    “嗯。”男人应了声,顺势落座,“知道她出事了?”

    这则消息,他是昨夜得知的。

    事发不久后,乔牧在微信群里和他们简单说明了情况。

    乔斐白车祸后,被送往郦城医院治疗。

    车祸事故已经上了社会新闻,大房一家和乔斐白的父亲在第一时间就赶去了医院。

    不论家族内部如何,但她终归是乔家人,有些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给外人看的,尤其是舆论高涨的时刻。

    这时,砚时柒不经意地往男人身边靠了靠,听到他的询问就点头,“早上知道的,就是觉得很突然。”

    男人打量着她悻然的神色,抚着她的发丝,沉声低语:“或许,并非突然,而是必然。”

    这话,很深奥,让砚时柒一时琢磨不透其中的深意。

    必然?难道说,车祸的发生另有隐情?

    “怎么说?”砚时柒凝起眉心,夹着狐疑看向男人。

    她隐隐有了猜测,可又觉得太匪夷所思了。

    “可还记得,她收了凌宓的三千万?”男人的提醒,换来砚时柒不假思索地点头,“自然记得,那天晚上凌宓有多生气,乔斐白就有多得意。”

    男人勾起唇角,眸色很深,“订婚宴当天上午,凌宓的账户提现了一百万。”

    砚时柒微愕,不断地揣测着金钱流动的背后究竟代表了什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