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状元是我儿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3章不痛不痒(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现在的确负担不起,但是为什么要白养着他们呢?有手有脚之人为何不能自己赚钱养家?人就是财富,在养活他们的同时,也应当发挥出他们身上的价值来。”黎清这话说的不痛不痒的。

    梁山显本虽是个浪子,但他表面冰冷不好惹,内心还残存着一丝丝良知,在听到黎清这话时,恍然感觉背脊一凉。他觉得遇到了一个比自己还可怕的女人,怪不得会被这个女人给摆了一道,甚至可能以后也栽在了这个女人手上。

    他已经听说了乐旭县的各大商铺正在搞什么联合请愿书,是专门来对付他的。而这个法子是面前这个女人提出来的。

    只能说,这个女人真的好毒。

    “你想如何?”梁山显觉得现在不是提出解决请愿书事件的时候。

    “我暂时也没法子。”黎清淡然道。

    梁山显身旁的文弱男子勒紧了牙关,想要起身理论,被梁山显一把抓住,按在凳子上。梁山显朝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不过,不代表一个月之后,我没有法子。”黎清将两人的动作收在眼底,接着把话说完。

    “什么法子?”

    面对这个问题,黎清笑而不言。片刻之后,黎清道:“我听说你识字,你身旁的那个小伙子应该是个读书人吧,回去之后将你们所有人的生平和所擅长之事,事无巨细的汇报过来,一个月之后我会安排他们的去处。”

    黎清说这话时内心有底没底的来回激荡,“放心,我不是人贩子,我是良民。”黎清打碎了梁山显心中的顾虑,要是这些人能卖,还轮得到她?

    “阿圆,去柜台下拿两刀纸,笔墨也拿过来。”黎清朝院子里掩藏在门背后的阿圆喊道。只隐隐约约可以听到一阵脚步声进了大堂,随后阿圆拿了东西出来。

    “娘子,东西都在这儿了。”

    “给他。”黎清指了指文弱男子。

    “是。”阿圆将纸笔地给了那男子。她黑亮的眼珠子转悠了两下,带着疑惑的神情进了屋里。

    黎清看到了那男子面上转瞬即逝的欣喜,心想果真猜的没错,于是接着说道:“我这铺子里差两个打杂的,一个洗碗的女人,一个跑堂小二,你那里如果有人可以介绍过来,工钱照付,与别家无二。”黎清从袖子里拿出两锭银子,约么二十两。

    “这些钱拿去给那些病弱补补,我见过他们,情况不太好,希望一个月之后,能够劳动的人只多不少。”

    梁山显心里掀起惊涛骇浪,方才面前这女人说见过自己收留的那些乞丐?怎么会?他可是设置了放哨关卡的,一般人更本看不到的。

    太可怕了(??ó﹏ò??)

    黎清才不知道梁山显在一瞬间走过了多少脑回路呢,她只不过在一本正经的陈述事实而已。

    “以后管好你那些小弟,特别是那个黑头痣,要是我没记错的话,那人两年前在管家面前闹过吧?没死已经是他上辈子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