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状元是我儿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章府试第一(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也不知道这番话能否打动上面的考官,不过他实在找不到更好的论说了。

    “君子和小人的界限在何处?你以为你是君子还是小人呢?”副考官接了苏徐宁道的问题继续问云及。规定的是每人两个问题,这副考官似乎有点针对云及啊。

    青年才俊,谁不爱惜,但如此小的年纪,骨子里便透露出一股桀骜不驯,长大了还了得。副考官也是一位才学出众之人,不过是想借此敲打一下云及罢了。

    “学生认为,要说这界限,若是从《易经》所言,君子与小人,便无明显界限,内健而外顺,内君子而外小人,若是同儒者所言,便是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还有一种情况,伪君子比小人更可怕,这便是学生对君子与小人界限的判定,因此学生既不是君子,也不是小人,而是一个学习的人。”

    云及说完,仿佛是完成了什么任务似的,心里一松。似乎考官们有意刁难他了。

    “你这番回答倒是有几份新意,出去吧,等待结果。”苏徐宁并未给另外两位考官任何机会和云及说上话,云及是个何等聪明的孩子,怕是早已明白两位副考官的心思。

    云及作了一个揖,缓步退出门去。

    外面的管尚轩和刘安云想问问云及怎么样,却无奈于不能交谈,只好作罢。考试只能各凭本事,既然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也无需多些小动作。

    面试完毕之后,云及在考院门口,边等那二人边思考考官问他的问题。

    口试一般情况只问两个问题,这次考官问了自己四个问题,若是第一个不算。剩下那三个皆是关于小人与君子的,考官一直要求自己分清楚君子与小人的界限,难道是在暗示什么?但是他没有通天的能力,实在想不到是何原因。

    有时候太优秀的人躺着也会中枪,云及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正当云及百思不得其解时,管尚轩哼着小曲儿走了出来,看他的样子应当过得相当容易。

    云及默默的叹了口气,准备回去之后找娘亲谈谈。娘亲就是个宝藏,任凭自己怎么挖都挖不完。管尚轩似乎看出了云及有心事,他把刚想说出口的喜事生生的咽了下去。

    怎么回事?难道被考官刁难了?管尚轩也不敢问,只能默默的站在一旁,等待刘安云出来。按照规定,面试过的人可以自行离开,只等放榜就是。

    刘安云出来也意识到了气氛的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只好走在后头和管尚轩眉来眼去。片刻之后,刘安云似乎弄清楚了事情的大概,不过这一切都是管尚轩的猜测。

    云及忽然转过头来,道:“你们鬼鬼祟祟作甚?”要是换做平常,这两人定然是要闹的天翻地覆的,这会子居然悄悄的走在后头,还时不时的传出蚊子般的声音。

    “哎呀,那个师弟呀,我们呢在讨论今晚吃什么?嘿嘿。”刘安云手搭在管尚轩的肩膀上,嘿嘿一笑。

    管尚轩立刻附和道:“刚刚说到去吃南记铺子的油糕呢,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