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状元是我儿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0章府试(二)(第2/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场考试才是关键性的。

    云及磨好了墨,提笔沾墨,慢慢的在密封线内写上自己的姓名、籍贯、祖宗三代和推荐人。

    这些届时都会核查的,听说只有参加解试及其以上的考试才会糊名,所以现在做的这份试卷上的密封线只是个摆设。

    云及开始在草稿纸上写贴经的内容。贴经也是正版贴经,不再是上次那样背写一大段的内容,而是任意摘取下经典书籍中的某一页,或者一段,盖住周边的内容,留下一行或者几个字,然后填写。

    怪不得这次的卷子纸张这般多,题目数量比起上次,多了一半。云及默默的填写内容。

    他过目不忘,再加之《经义》读了不下十遍,贴经对他来说实在简单。比起七岁参加县试的情景,这次他连腿都没抖一下。爽爽朗朗的提笔写,没有犹豫不决的地方。

    先在草稿纸上写一写,是为了防止写在试卷上出错,改了不好看。草稿纸也是要回收核查的,必须完整和整洁,以防作弊打小抄。

    贴经有一百条,墨义六十条。写字的速度既不能慢,也不能出错。慢了可能在天黑之前完成不了,出了错改了不好看之外,还容易自乱阵脚,方寸不分。

    云及小心翼翼地写着,写完一张便放在一旁晾干,接着写下一张。这次的内容比起县试来说更具有挑战性。经义的内容大部分是常规的,但有少部分比较刁钻。

    《论语》《春秋》《礼记》等皆有所涉猎,其中贴经大部分来自于《论语》和《礼记》,很多题目不是寻常的名句好句,而是找的学生容易忽视的地方。

    墨义摘录其中的内容,加以概括成题,由学子笔墨答之,这其实也是死记硬背的内容,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比起贴经来说要活跃得多,但是也简单的得多。

    贴经记不起来,那是一点儿提示也没有。墨义就不同了,它的字里行间都在说:我已经告诉你答案了哟,快写吧!写不出来你就等着受罚吧。

    没错就是这样。

    云及花了二个时辰写完了贴经的内容。经过两年的练习,云及的字看起来比县试时更规整好看了,但是他写字的速度依旧没有提上来。

    高度凝神一口气写完贴经之后竟然感觉精疲力竭的。

    无奈之下,他放下笔。

    娘亲说过,磨刀不误砍柴工。还有一下午的时间,足够写完六十条墨义了。

    云及开始拿出干粮来吃,边吃边喝水。喝完水去了茅厕一趟。回来歇息了一会儿接着写。

    “有云‘见有礼於其君者,事之,如孝子之养父母也。’请以下文对。”

    云及遇到的墨义第一题出自于《春秋??左转文公十八年》,要以下文对出,实际上和贴经也差不到哪儿去。都是基础的不能再基础的内容。

    云及立刻提笔在草稿纸上写出:“见无礼于其君者,诛之,如鹰鸇之逐鸟雀也。”检查过后,觉得没有什么错误,便往试卷上写上:“‘下文曰:见无礼于其君者,诛之,如鹰鸇之逐鸟雀也。’谨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