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状元是我儿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9章府试(一)(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刘安庆回过神来,发现云及都已经吃完了。

    “没什么,只是刚刚想到一些事情,入了神。”刘安庆赶忙扒饭,掩饰自己的不自然。他能说刚刚嫉妒了吗?

    饭后,云及午睡了一会儿。下午有一个时辰是樗夫子授课。自从他参加过县试之后,上午的时间不必去听姜晓辉授课,可以自行安排,和那些已经参加过考试并且通过的师兄一样。

    等樗夫子讲课完毕,村学便下学了。云及要留下来跟随樗夫子学琴。

    通过不断的练习,磕磕碰碰,云及总算能够小小的弹上一曲。拿黎清的话来说,云及现在弹的是没有灵魂的曲子。空有其形,而无其意。

    这必须要经过时间的熏陶,年岁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才能够真正的使云及沉淀下来。

    他还是小孩子贪玩的年岁,黎清也不想把云及压榨成迂腐刻板的样子。她希望云及有年轻人的活力与创造力。

    据说在朝廷还没有改编科考教材的之前,年轻人普遍都很老成,收录上来之后,只知道按部就班,不知道创新发展。

    后来前任丞相一气之下,力排众议,联合翰林大学士编撰现在这套教材。所考察的经义理论皆注重实际,强调经世致用。这种情况才有所好转。

    秀才之前的考试是对基础知识的考察,所到之处,皆是死记硬背。毕竟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朝廷还是有朝廷的考量。

    所谓的秀才称号,也不过是参加正式科考的敲门砖罢了。朝廷规定必须是入籍秀才才可有科考资格,也就是说,必须是朝廷登记过的秀才才能够有资格。

    很多世家大族子弟只需要德高望重之人推荐,便可拥有这个称号,像云及这样的寒门子弟只能够通过考试。

    黎清很庆幸云及能够遇到一位学识渊博,又通音律的老师,音乐可以助长人的天赋,更可以陶冶情操。会音律的人他周身的气质皆会有所不同。

    云及未来的路还很长,任何的艰难险阻,能够化小就化小。黎清要给云及营造一个坚实的后方。

    三月府试如期而来。因为府试的时间和院试的时间是错开的,所以刘安庆没有跟着一起来。不过,云及这次不是不是孤单的一人。

    村学里的刘家旁系长子刘安云被樗夫子一纸推荐来参加府试。刘安云之前已经参加过一次,却名落孙山。离他上一次已经过去两年。所以这次他通过的几率很大。

    刘安云平时十分的安静很少说话,但一谈及书本上的圣人之理,他便化身唐僧,话语滔滔不绝。

    “小师弟,孔夫子那句话,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你说治理一个国家,要是真的能做到财富平均分配,那我们都会不会成为富人啊?要是整个国家都成了富人,那岂不是乱套了?更应该不安了呀。”刘安云嘻嘻的笑着。

    云及:“……”不想听你说这些歪理。明明自己懂,还要胡诌出来,真不知道这师兄的脑袋瓜子里想的什么?

    “小师弟,我记得上次考试,考了那个算术,我脑子一抽没答上来,回去之后,我刻苦钻研,这次定要拿下。”

    云及:“……”说了一路,要不要坐下来喝点水?

    县试的时候并没有考算术,这是府试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