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状元是我儿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7章轧棉机(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樗夫子通音律,云及从去年三月开始跟着他学琴。

    云及推开院子大门,走了进来。他手上抱着一把琴。

    “小白。”

    “娘亲,奶奶。”云及甜甜的喊道。姜氏应了一声儿,问道:“你手上拿到是甚东西?”

    “奶奶,这是夫子送给我的琴,是他托关系得到的。”

    黎清眼神一亮,这是琴?作为一个学文的她确实也习过琴,陶冶情操嘛。但是……原主不会,所以她“被不会”了,不过现在她可以跟着小白学啊,假装自己是个天才。

    “是吗?我们家小白棒棒哒。”黎清走过去摸了摸云及的头,真软,舒服。

    “夫子说我习琴的心性不足,他让我回来请教娘亲。”云及歪头对黎清说。

    黎清心里也该咯噔~

    这是把我当全职家教了吧?他难道不知道我“不会”么?

    “可是娘亲不会弹琴啊?”

    黎清接过云及手中的琴,把它放进书房里。

    “夫子说娘亲的心性很平稳,让你教我如何平稳心性。”云及追上来。黎清坐在凳子上闭着眼睛沉默了一会儿。

    “虽然我没有弹过琴,甚至不知道它长什么样,但是有一点,是相通的。”黎清睁开眼睛竖起一根食指。

    “是什么?娘亲快告诉我。”云及追问道。

    “你弹琴的时候想像一下你练字时候的心态,如果写字的时候心态不稳,那么那个字所体现出来的精气神便会被你毁掉,这弹琴呢和写字实际上没有什么区别,你明白吗?”

    云及迫不及待的打开琴盒,将琴摆在案几上。夫子之前一直没怎么让他碰过琴,又因为身体本来力量的缘故,很多东西都做不到。

    黎清看着自家儿子,这孩子有一颗迫不及待想要长大的心,这是一种渴望一夜暴富的心态。用这样的心态去弹琴能够弹好就怪了。

    该找机会打击磨练一下这孩子,黎清决定有空就带他去坊间或山林走走,只有多出去见见世面才有广阔的心胸啊。

    从此云及每日都背着那个和他一般高的琴往返于村学和家里。每日黎清都会陪着他练琴,久而久之,黎清慢慢耳濡目染之下也学“会了”弹琴。甚至有时候还可以给云及指点一二。

    云及心里碎碎念:我居然连娘亲这个没有正经上过课的人都赶不上,太失败了。

    “别灰心啊,你年纪还小,手指这么短,骨节没长好,再加上脑子不好使,短时间学不会很正常,更何况你的手指太短,又不是很有力量,弹起来怪异,咳咳……”

    真??脑子不好使??云及:“……”娘亲终于说出她的心里话了,果然娘亲认为我很愚蠢,我是个愚蠢的小孩儿。

    黎清瞄了一眼云及,发现他正认真的练习指法。因此也不好再说话。

    唉,孩子长大了不听话了。

    孩子学会自己努力学习了,做娘的赶到很欣慰,认真学习的孩子最好看了。

    黎清算着日子,已经过去了半个月,她去柳二爷家准备将做好的东西拿回来。那根铁棍应该不是很便宜,还有弹棉弓上面弓弦应该用的是某种动物的筋,总之不太好找。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