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状元是我儿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4章庙堂上(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上京,皇宫,朝堂。

    大殿古朴而威严,雕栏玉砌,彩彻云檐,无一不精。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一旁的首领太监高声喊道。

    台阶下方站着几排朝臣,官服颜色不相同。

    “臣有本奏。”

    皇帝高坐在上,面无表情,却眼神生动。已经四十六岁“高寿”的他威严的声音中涵盖着一丝沙哑:“顾爱卿有何事?”

    顾审言端着自己的笏板给皇帝磕了个头,随后起身拜道:“今年四月开始直至七月,锦州和横州大旱,本以为会一直干旱下去,谁曾想?中元节时两州忽降大雨十几天,导致洪水泛滥,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责请户部和工部立刻调拨粮食与太医院前往赈灾。”

    “此事怎么如今才上报?这么大的事,朕竟然一点消息也没收到,你们是干什么吃饭的?”皇帝一听,当即大怒。

    “陛下,早在六月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大旱的准备,只是没想到七月半,锦州和横州竟然突降暴雨,导致宁河泛滥,洪水成灾呀,再加上锦州和横州本就地处偏远,消息快马加鞭传到上京,也已经过去了十余天,等我们的人赶到,恐怕已经月余,陛下此事再也拖沓不得。”

    “责令下去,令户部与工部立即准备,调拨粮食和药材前往救灾,一定要与当地洽谈好,切不可出现灾民动乱才是。”

    “臣遵旨。”户部尚书与工部尚书拜言。

    “还有什么要紧的事?还不速速道来。”皇帝眉头紧皱,生怕又出什么乱子。

    底下的大臣一时之间面面相觑,嘴唇蠕动,却又不肯对皇帝说话,皇帝只能表示没啥事了。

    早朝结束,丞相顾审言、工部尚书李涛以及户部尚书沈雁被皇帝单独留下来。

    “陛下,这是锦州那边传过来的折子,这次洪灾不同于往年,这场大雨实在来得蹊跷,直接淹了锦州和横州大部分县村,再加上锦州那边穷山恶水,地处偏远,我们的粮食和资源恐怕难以到达。”工部尚书李涛拱手道。

    “到不了也得给我到,而且必须快马加鞭。这可是两个大州,我天齐突然遭此大祸,若不能得到很好的解决,岂不是寒了天下的心。”皇帝重重的搁下折子。

    “陛下,陆路不好走,其实我们可以走水路,锦州有湛江跨过,大河罗网,我们大可以从京华运河直入湛江,通过水路运输各种物资。”顾审言道。

    “我想他们户部和工部的人还没傻到那个程度,知道我朝开辟了两条运河。”皇帝差点儿翻了白眼,但出于良好的教养,他仍然表情严肃。

    “谨防瘟疫,一定要做好防护措施,不要像二十年前那样,举国之力才灭了那场瘟疫,简直不敢想象。”

    “是。”一听到瘟疫两个字,底下的三人立刻面色严肃。

    皇帝伸手抚了抚额头上的皱纹,随即挥了挥手,三位大臣自动退了出去。

    “不知李大人准备派哪位得力干将去呢?”户部尚书沈雁问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