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状元是我儿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九章云及上村学(第2/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居住的地方。

    村学当然不是十里塘村一家的,在这个人口刚刚开始繁茂的时代,一个村子里最多就二三十来个娃子,其中还有部分是女子。也不是每家每户都能够送的起孩子读书的。所以一个村子里真正上学的人并不多。

    所以村学实际上十块田村,大叶柏村和十里塘村的共同学校。

    在里面的读书孩子也不过三十来个。然后又有很多人识得几个字家里便送不起学堂了,人数一天天的减少。到最后村学里最多剩下十几个人。

    村学里有两名夫子,一是姜奎的儿子姜晓辉,二是一位孤寡夫子樗里疾。姜晓辉是仁孝二十九年的秀才,因为边境动荡的缘故,暂停了科考取士,姜晓辉才没能进一步发展。等动荡过了,恢复科考取士之后,他又没有动力了,索性便留在村学里教书,平日里教一些基础,如句读什么的。

    而那位和战国时秦孝公庶子同名同姓的夫子,则是学识渊博的大家。据说是愤然辞官之人。也不知道什么缘故,这位樗里疾樗夫子原本不是十里塘村的人,却在十里塘村的一棵大槐树下安了家。

    樗夫子好著书,目前在市面上流通的有两本,一本名为《战国策谋士论》,是对《战国策》里的谋士的谋略进行系统的解说的书,另一本为《音律和》,这是一本关于音律的著作。

    从这里可以得知,这樗里疾是个“不安分”的,也是个懂音乐的。云及交给他,准没错。

    黎清想,要是我也可以上学该多好啊!樗里疾就是我的老师啊!只可惜黎清之后通过儿子的作业来探知一二。

    “你就是姜汤臣的儿子云及?”

    樗里疾端坐在椅子上,面前的案几上搁着陶瓷茶杯,冒着热气。

    黎清看清了这个老夫子的真面目,只见樗夫子正襟危坐,身穿深灰色交领长袍,眉宇盎然,须发花白。上头的头发拿簪子簪了,垂下下半部分在脑后。人老了脸上难免皱纹多,樗夫子眼袋下垂,抬头纹很深,却不显十分老态,反而精神的很。

    “儿子,礼貌的回答夫子的话。”黎清小声说。

    云及点点头,鼓起勇气道:“夫子,家父正是。”

    “呵呵呵,小小年纪,本夫子还未收你,就叫起夫子来了。”樗夫子笑呵呵的。

    “夫子,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您是我爹爹的老师,自然也是我的老师,我们父子同心。”

    “哦?父子同心?你可知你父亲的心里想的什么?”樗里疾问。

    云及迟疑片刻,黎清站在那里,仔细回忆,按照这个樗夫子愤然辞官的事迹,定然不能答科考,一答即死。

    她的目的是让樗夫子真正的成为云及的老师,而不是村学的夫子。

    “小白,你有没有想起你爹爹曾经教你的话,那或许就是答案。”黎清蹲下来在云及耳边说道。

    樗里疾将这一幕收在眼底,暗暗的点头。

    云及迟疑了片刻,眼珠子偶尔转动两下,似乎在组织语言。“夫子,爹爹想造福百姓,我亦如此。”云及用还很软糯的声线很有底气的说了出来。

    “哈哈哈,小小年纪,小小年纪啊,好啊,明日来这里报道便是。”樗里疾大笑三声,对云及那是相当满意。

    果真是应了那句虎父无犬子啊。

    汤臣那孩子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