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状元是我儿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阴谋(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爹,我们不如按照老方法?”

    鼠眼一脸坏笑,他爹亦是如此。鼠眼名为张六,他爹叫张三爷。最近两三年从外乡流浪到十里塘村,落宿在村东破庙里,尽干些偷鸡摸狗的事儿。

    村东人烟稀少,也没什么人去,姜氏近两年就更没去过了。所以她不认识这两个人,也是常理。

    大半个月前,张六正在草笼子里出恭,忽然听到两个妇人叽叽喳喳地从小路上走过。

    张六生出了歹念,但是条件又不许,只好郁闷的放弃。

    但是他得到了一个重要信息,村子里的姜家美妇成了寡妇,而且没有族老和娘家庇佑,家境还算殷实,这就是天掉下来的薄皮馅儿饼啊。

    听说那姜氏是个泼辣户,她那媳妇儿黎清是个软性子,可拿捏的。

    张六和他爹一商量,觉得姜氏不能留,那个寡妇小娘子的儿子也不能留,一个是不好对付,一个是怕长大寻仇。

    “就按你说的办。”张三爷双手叉腰,翘着二郎腿躺在杂草堆上。

    张六道:“听说那姜氏死了儿子后差点发疯,我们把她孙子掳走,姜氏便不成气候,嘿嘿嘿。”

    “姜氏若是死了也罢,没死我们药死她,最后小娘子就是我的囊中之物,爹到时候你可别跟我抢,你就好好的陪你的花婶儿,姜小娘子是我的。”

    张六觉得有必要和他爹划清界限,他年岁也不小了,得有个媳妇儿不是。

    “好,都是你的,不过以后我怎么着,你都不消管着,养老归你。”张三爷年轻时候也是出了点儿名堂,最后被抓进了牢里关了几年,出来之后得知勾栏院里有个他的孩子,便带着孩子一起“闯荡江湖”。现在老了,没有了当年的雄风,但心思却不比年轻时候差。

    黎清和姜氏花了整整一天,才将一亩地都插上了秧苗。菜园子里还剩些,都送给邻居王家了,他家人口较多,有水田两亩。

    由于这里物事蚕桑织业,每到青黄不接的时候,村民们都跑到县里粮铺买粮吃。或者平日里多存土豆,还可以度过些时日。

    土豆这玩意儿那儿都可以种,都可以长。家家户户的地窖里都有存货。

    曾经也发生过旱灾,就是因为有这玩意儿,才使得十里塘村得以继续传承下去。

    至于土豆的来源,传说是在唐末时一个山野樵夫偶然发现,并做了第一个吃“蜘蛛”的人,生吃了发青的土豆,华丽丽的食物中毒了。好在他及时催吐,没死成。这件事传开之后,陆陆续续有人尝试,最后确定了这个东西可以当饭吃,随后土豆的花式做法层出不穷。

    不要小瞧了古代人民的创造力和尝试的勇气。为了活着,就像草原上狼群在活不下去的时候,会以自杀式的悲壮方法攻击马群。总要有一个先行者,首当其冲。

    对于土豆为什么会出现在华夏大地上,还是土生土长那种,黎清不得而知。朝代都发生了变化,物产变化也能说得过去。

    黎清猜测这里应该是原来时空的一个平行空间,到了五代十国的时候,分了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