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状元是我儿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蚕花与蜀绣(第2/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祭祀到此就正是结束了。

    拜别了蚕神娘娘,以及各族老,三人准备回去。

    邻居王氏带着王洪氏母子一同来到姜家母子三人身边,她家的主力这会子都去了县里做工,没能参与祭祀。

    “这些人,就看着你们没了靠山,变着花样来欺辱。”王洪氏托拉着黎清的手,担忧道。“他们现在还只是言语上,以后不知道还要做出点什么糟心事儿来,这可怎么办才好?”

    黎清道:“无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船到桥头自然直。”

    “也是,要他们做些什么,我们才好想对策呢。”

    靠山山倒,靠水水退,靠什么都不如靠自己。

    姜氏与王氏走在后面,两个小孩则是蹦蹦跳跳的,跑在前面去了。

    “云及,不怕,以后哥我保护你。”王礼越站在一块儿石头上拍拍胸脯,做出大哥应该有的气魄来。

    云及重重的点头,“我相信礼越哥哥。”

    礼越从石头上蹦下来,两个小孩击掌为誓。

    就是这一次的承诺,使得后来的礼越与云及在人生路上不管多艰难,都能够想到对方,兄弟的情义在这时就结下了,或许更早。

    “娘,吃饭嘞。”黎清站在姜氏寝室门口,伸了个头进去喊道。

    离祭祀已经过去了十几日,她们生活还算宁静,一些未可知因素也没有发生,倒是惹得黎清提心吊胆了几日。

    姜氏正在窗户边上绣着那幅百花争艳,再还有最后一小片花瓣便完工了。

    黎清看着姜氏的针法,晕、铺、滚、截、掺、沙、盖等,看得她眼花缭乱的。针脚整齐化一,线片不仅光亮,还十分紧密柔和,这就是蜀绣啊。

    再看那还未完工的“百花争艳”,花朵鲜艳有光泽。一朵朵活灵活现,好似真的一般。整幅图明暗有致,细腻到了极致。

    特别是那几只蝴蝶,黎清大气也不敢出,唯恐惊扰了它们,要是惊飞了怎么办?

    这么说来,自己身处蜀地咯!但是这里的地名又有所不同,只是锦州还是那个锦,蜀绣还是熟悉的蜀绣。可是名字却不同了。

    姜氏绣完最后几针,打了个结,手一提,那小结不知道隐没在那里去了。

    “回神了。”姜氏走到门口,拍了拍黎清的肩膀。黎清恍然,眼前的虚景逐渐化实。

    她看神了。

    嘻笑了两声儿,黎清道:“娘的绣技已经出神入化,登峰造极了,我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姜氏手指点了一下黎清的额头,嗔笑道:“瞧你这张小嘴儿,尽说些混话,我这个呀,只不过一般而已,要说绣技好,还属锦州城里南巷的张家老夫人,我当年有幸获得她的指点,才有了今日这手艺,与她比起来,我也只是空有其形,无有其魂。”

    果然是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但黎清觉得,姜氏这是在自谦,实际上她的绣技已然有了登峰造极之势。

    黎清在做姑娘的时候,并未学过绣技,只会裁衣缝衣,嫁到姜家跟着姜氏学过一段时间绣技,后来因为孩子出生的缘故,便没再拿起针线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