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状元是我儿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蚕花与蜀绣(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云及迈着小胳膊小腿儿,趁着身体娇小,如同泥鳅似的,钻进抢花人群,嗖嗖的捡了两朵在他看来比较漂亮的。

    “娘亲,奶奶,看。”云及满脸笑,非常自豪地将手上的花在两个大人面前晃了晃。

    姜氏和黎清本来也打算加入抢花行列的,没想到云及跑得飞快,黎清微笑着抹着云及的头,道:“小白真厉害。”

    “云及要给娘和奶奶带上。”

    “哎哟,我家小云及也知道体恤人了呢。”姜氏笑得那叫一个开心。

    黎清脑袋上顶着一个花花绿绿的蚕花,捏着儿子的脸。

    “来,我给你带上。”无独有偶,有儿子为母亲和奶奶抢花,自然也有丈夫为妻子抢的。

    黎清见那女人挺着个肚子,一旁略有些黑的小伙子小心翼翼地为她带上一朵蚕花。女子手轻轻抚在凸起的肚子上,两人脸上皆带着幸福甜蜜的笑。这景好似一副温暖的人物画。

    姜氏见黎清一直盯着那两人不动,心里一梗……当年她何尝不是?

    这会子抢到花的都欢天喜地,没抢到的自然是满脸愁绪,只见并未参与抢花行列的姜家两人头上都戴上了花。

    “哟,姜家娘子可真生了个好儿子啊。”

    “可不是么?才五岁呢,这东西抢的连强盗都赶不上了啊。”一个没有抢到花的新婚小妇人抬手捂着鼻子,说着些酸话。

    “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孩子可是个孝顺的,这般言语看姜氏不撕烂了你的嘴巴。”另一个上前打趣着。

    “你们……”姜氏想上去揪着她们的脸皮,看看有多厚,被黎清一把抓住手。

    “她们这一唱一和的,娘要是上去打了人,人家找着机会反咬一口,也未可知,按兵不动才好。”听黎清这么一说,姜氏安静下来仔细一想,果真是个圈套。

    黎清摸了摸儿子的头,轻声道:“她们在无理取闹,小白宽心,不要和这般村妇见识。”云及乖巧的点点头,眼眶未流下的泪又缩了回去。

    等他长大了,就没人敢欺负娘亲和奶奶,就像爹爹保护娘亲一样。

    姜氏眼珠子一转,讽刺道:“呵呵,自己没本事,居然迁怒于五岁孩童,长舌妇也不嫌丢脸。”

    “长舌妇?你说谁是长舌妇呢?”

    边上的李氏立即将她拉住:“诶,大家都是一个村子的,切莫动怒哈。”李氏压低声音,嘴巴不动,“村长以及各族老还在看着呢,此时有损声誉。”

    “还有,老娘再奉劝一句,谁再敢在背后嚼舌根子,背地里骂些话来被老娘听到了,休怪老娘翻脸无情。”

    今日是祭蚕神的大日子,姜氏本不欲动粗,也不愿这么强势,但是不强势唾沫星子都招呼到脸上来了。

    自从汤臣长大了,她便没了年轻时候的那股子撒泼劲儿,也叫人忘记了过往,记不起她的手段来了。

    那新婚小妇人挣开李氏的手,冷哼一声,一副不服气的样子。一群人把她围着,轮番劝说。

    实际上蚕花在做的时候就定了每人一朵,要是有人多拿了,必定就有人没有。

    抢完蚕花,接着就是喂蚕吃桑叶,吃得越多,越吉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