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状元是我儿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祭祀蚕神(第2/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整体是坐在石头上的模样,眼角勾勒的又细又长,眉心一点朱砂痣,嘴唇红如血,脸颊微鼓。在黎清的方向看来,颇有被蔑视之感。

    桑神比起蚕神,那可就简单多了,五官虽被雕刻清晰,却没有蚕神那么丰满,整个身子都是瘦小的,手上捧着桑叶和桑葚,站在蚕神旁。

    姜奎站在半人高的石台上,上面除了他之外,还放置着一张供桌,上面摆放着香炉、三牲。供桌两旁的香炉里插着两支巨香,正飘着轻悠悠的烟雾。姜奎见人来的差不多了,便朝众人摆手,示意安静,众人这会子就像训练有素的样子,自动成行成列的站着。

    十里塘村虽然只是一个村庄,但是足足有六十四户人家,光是大族就有两个,一个孙姓大族,人口快占了十里塘村的一半。还有一个就是姜姓氏族了,只是姜氏族老在十几年前就搬到了隔壁大叶柏村,开辟了另一个家园,留下姜奎和姜汤臣两家在十里塘,威望仍在,说是大族也不为过。

    纵然如此,这个村子里的其他氏族也占了不少,有李氏、王氏、刘氏……等等二十几户人家。这些都是在本朝建立之后,迁移过来的。

    各家族有德望之人,都端站在祭坛之下,有的年迈不能久站,便由人搀扶着。

    “十里塘传承至今,我为第三十二代村长,今三月二十三,蚕神娘娘将要与桑神下凡普度众生,便在此开坛供祭,望蚕神娘娘与桑神娘娘眷顾,现在我宣布,祭祀开始。”

    自从姜氏一族迁离之后,孙氏族变成了十里塘大头子,姜奎作为祭祀主持,但是真正的祭祀步骤还需要孙氏族长来领着大家做。

    孙氏族长是个八十几岁的老者,长得一脸慈祥,头用黑色的冠束的一丝不苟,还插了一支木簪,一身灰色广袖长袍整整齐齐。看得出来,穿的很正式。

    他一步一步踏上祭坛。此时天空飘来一朵棉花糖似的白云,遮住了日光。

    “太上以我村敬能致身,物事蚕桑织业,心不忘义。春华为生,万物有灵,今蚕神协同桑神娘娘下凡,特设坛相迎,献祭三牲,望娘娘体恤,降下福祉于我村,十里塘不甚感怀,心诚至哉。”

    姜奎弯腰双手呈给他三炷香,他亦是弯腰双手接过,然后在油灯上点燃了,恭敬的插在香炉里,退后两步,广袖一扫,双膝缓缓跪在面前的蒲团上。

    “拜!”姜奎高声喊道。

    众人听,立即附身跪地,他们自然就没有蒲团待遇了。

    大家都很虔诚,双手交叉叠在额头前,俯跪下去,额头贴地,手脚也贴地,是为五体投地。

    “再拜!”

    如此循环三次,待到祭坛上的孙氏族老起身之后,大家才起来。

    孙族长望向天空,只见日光从云后析出,照耀这片土地。

    他笑喊道:“蚕神福祉已来,接蚕花。”

    有人立刻奉上蚕花,男人们是不参与这个事儿的,蚕花是女人的头花。

    蚕花一撒,村子里的小女孩也好,已婚妇女也好,统统前去抢,为博一个好彩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