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状元是我儿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祭祀蚕神(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是该弄点儿。”

    不知怎么的,黎清觉得姜氏神情有些恍惚。难道姜氏年轻时候确实遇到了什么事儿?

    毕竟几十年了,黎清绝对不会像个傻子似的询问。

    为了不惊扰到王家人,这次的事儿并没有告知王氏他们。两人花了好大力气才将荆棘弄回来,插在篱笆上。

    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方式,现在敌在暗、我在明,得想个法子将人引到明面上。或许明日蚕神祭祀便是一个契机。

    其实黎清内心有些兴奋,野史杂说她看了不少,古代人爱玩的还是那些个套路。她早就防着了,估摸着姜氏也是,她是有过过往的人,戒备心比起黎清来不遑多让。

    关汉卿的《窦娥冤》黎清看了好几遍,没想到有一日也在她身上上演了。

    《窦娥冤》在这里毕竟有些理想化色彩在其中,姜氏没有放高利贷的习惯,而她也是明媒正娶,小混混根本找不到任何下手的地方,所以怕就怕在歪门邪道。

    翌日一早,姜家三人便收拾体面,提着一篮子香烛,朝蚕神庙而去。

    十里塘设有蚕神庙,里面置有蚕神娘娘的尊身塑像,每年春三月二十三由村长设坛祭祀。这是天齐朝的规矩,皇帝也不例外。所以这个时候,天齐各地只要有能力之处,都会开坛祭祀。

    蚕神庙设在五源三川交汇之地,可谓集风水之大成。

    黎清暗自赞叹,这里民风物俗十分丰富,古人对于天人有一番讲究,很是舒心。黎清拉着云及的小手,和姜氏一块儿去上香。各类供果已经摆放齐全,开坛之地还摆放了三牲。

    村子里的每个人都是演艺界的翘楚,暗地里说着人家全家祖宗十八代的坏话,明面上却笑脸相迎,客套万分。

    “姜家娘子也出来祭拜蚕神啦?”迎面而来的是那日在船上遇到的李氏,她的笑堆积在脸上,眼角的笑纹和黄土上的沟壑无二般。脸皮耷拉着,如同带着劣质个人皮面具。

    怪哉!那日在船上那种神情,今日却好比换了个人。这个李氏可真是神奇。

    姜氏微微一愣,随意和着:“是啊,你也来拜祭啊?”

    挖槽,李氏这话问的,简直是莫名其妙,祭祀蚕神本就是一年一度的大事,就连襁褓中的婴儿都是要被大人抱出来参加的。李氏这话说的真不是一般白痴。

    李氏没有料到姜氏会把问题抛回来给她,一时之间还真的找不到话语回答,只能尴尬的笑了笑,道:“我也是呢。”

    顿时,话题终结。

    人来人往的,大家一个村子,都互相认识。聚在一起是有很多话说,但是在祭祀这个重要场合,有话也要留着以后再说。最多就是见面问个好之类的,便去上香了。

    蚕神娘娘庙的庙檐上挂着挂着两盘檀香,烟尘之气萦绕在半空中,所以到处都弥撒着檀香的香气。

    庙里不止蚕神一尊像,还有桑神的像,只是略微小了些。蚕神是个比较丰韵的女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