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状元是我儿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育秧(第2/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见一男子身形的人鬼鬼祟祟的藏躲在杂草满生的小斜坡下。

    黎清心里警铃大作,自己最担心的事情就要生了么?黎清料见那人既然鬼鬼祟祟,必然就不敢肆意妄为,何况她手中还有武器,锄头。

    此事还是要告知姜氏,毕竟姜氏比她有经验。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果然没错。

    混混之类的哪个朝代都不缺。

    现在的治安可不像后世,这里很多人直接逍遥于法律之外,什么恶霸占田、寡妇被逼为娼的比比皆是。

    黎清不得不提前做一些准备了,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云及,小孩子最容易被迫害。

    正当黎清打开篱笆门,准备进去时,那人竟然如同猴子一般,光明正大的从小坡下面跳了上来。

    黎清做出防御状,还未等黎清询问他是谁,那人道:“小……姜家娘子,我来此地是通知你,村子里明日要祭祀蚕神。”那人摆摆手,笑呵呵的,但是眼神里那明晃晃的欲望是骗不了人的。

    那人长得一副干瘦的模样,嘴巴上留着两撇胡须,呈现出八字形状,眼睛略小,看上去有些猥琐,贼眉鼠眼的样子。在和黎清说话的时候,眼珠子不停的转,东看看西瞧瞧,在踩点似的。

    “我记得往年不是你传祭祀之事?”

    “噢噢。”那人干笑两声儿,道:“他病了,央求我来的。”

    “多谢告知。”言下之意是你可以走了,家里没有茶可以供你喝。黎清将锄头杵在面前,也没有行礼,面上没什么表情。落在那人眼里,就是这小娘子十分有个性,邪念在心里一闪而过。

    为了不惊到了黎清,那人抓了抓头皮,道:“我还得去下家,就此告辞。”

    “告辞。”

    姜氏从后院出来,望着那一抹走远的身影问道:“阿清,那是谁?”

    “娘,当年你有没有遇到过一些奇怪的人?一些下三流?”

    “自然是遇到过,只是那时候姜家族老还在村子里,祖祠也在这边,有族老庇佑,还有我娘家哥哥不是吃素的,只要有人来,你娘我就大喊大叫,久而久之那些人就不敢来了,娘也就守住了姜家的这份家业。”

    听姜氏这么一说,黎清立刻分析了如今的处境,今时已不同往日,且不论娘家人靠不住,就是姜氏的族老已经举家迁移了,远水解不了近渴。

    “你是说?那个人……天杀的。”姜氏朝着那人骂了一句。“他有没有伤到你?”

    “这倒没有,这青天白日的,他不敢对我怎样。娘,那人说明日祭祀蚕神。”黎清将此事一并说了,姜氏道:“确实是明日,明日三月二十三,每年这个时候都要祭祀蚕神。”

    黎清“哦”了一声儿。

    蚕神又叫马头娘,是此地的神,保佑十里塘村百姓今年蚕茧丰收,诸事顺遂。

    “切莫被人骗了。”姜氏毕竟是老了,她怕保护不好两只小的。

    黎清点点头,两人皆是面色严肃,如临大敌的模样。“这两天荆棘长势甚好,我想弄点儿回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