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状元是我儿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娘家人(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黎清现居的家,门口有条小河,是宁河的四级支流。虽然是小河,但是水流却不小,里面有很多鱼。每年朝廷都会举众人之力放一批鱼苗下去,这所谓的众人之力就是平民百姓的税负。

    黎清虽然拥有原主的记忆,主意识却是自己的,与这些人相处仍是不习惯。特别是语言上,她已经很努力学习这里的所谓官话了。若不是有原主记忆傍身,她恐怕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而且这里人说话总是带着文韵,黎清自然明白,古代的大白话嘛!

    在研究古人生活的时候,也曾幻想过与古人相处的模式,可是当这一天真的来临之时,却心慌得就像折了翅膀的飞虫,满地打滚。

    黎清无法,只能夹起尾巴做人。

    她已经死了,但是又活了。还活在了这样的时代。悠然自得的田园牧歌式生活,不正是生前千般万般念的么?

    就顺应《论语》那句:既来之,则安之。

    “娘亲。”

    小孩子糯糯的声音传来,是黎清的儿子姜云及。黎清前生没有孩子,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母亲的天性,听到云及的呼喊,她整颗心都要融化了。

    “云及,可有吃饭?”

    这几天姜氏将云及托付给了邻居王氏,让她帮忙照看着。办丧事本就很繁杂,两个寡妇自然无法多多顾及到云及,只能将云及暂时放到其他人家里头养着。

    “娘亲,云及有好好吃饭。”

    见云及乖巧的模样,黎清放心了许多,这几天她恍恍惚惚的也没太多关注孩子。

    “云及真乖。”黎清将云及搂在怀里,软软糯糯的,很小、很轻。云及在黎清怀里微微颤抖。

    “……娘亲,爹爹真的走了,娘亲不要再离开云及好不好?”

    黎清鼻头一酸,孩子何其无辜,而她只不过是窃取了别人身体的小偷罢了。

    “娘不走,娘会长命百岁,看着云及长大。”黎清一边轻轻抚摸云及的背,一边安慰。

    云及将头埋在黎清的胸口,感受着来自母亲的温暖,平静了许多。小孩子总是容易疲倦,不过一会儿云及便睡着了。黎清起身将他抱进屋里的木床上,掖好被子,便跟着忙碌起来。

    前来帮忙的同村各司其职,总算在午时末将所有前来吊唁之人送走了。最令黎清感到心寒的,是从始至终都没见到过原主的娘家人。

    姜氏从房里拿出一个包袱,里面是用红纸包裹的铜钱,按照礼俗,是要分给前来帮忙的同村的。姜家人丁单薄,姜氏一族嫡系支脉也只留下了姜汤臣这一家,好在他死之前留下了种,不然姜氏这一支在这十里塘村便绝后了。

    姜氏虽然在外面落了个泼辣名声,但是待人处事方面很有一套,三言两语就将人恭维的连连道谢,收拾好自家的东西,三两下搬回了家。

    村子里做大酒宴席的时候,碗筷桌椅都是各家凑的,办完之后,再搬回去便可。

    这会子人都走了,道士做完最后一场法事也收拾东西走了。偌大的农家院子只剩下邻居王氏和自家孤儿寡母。

    “王家婶子,最近多谢你们家了。”姜氏难得面带微笑,拉着王氏的手拍了拍,随后从怀里摸出一吊钱来,放进王氏的手心。

    “这,这可使不得,使不得。”王氏连连推辞,拒不接受。“我家那老头子已经拿了,不能再拿,这些钱留着给云及以后读书用,可不能这样乱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