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状元是我儿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送葬(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正值阳春三月,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

    空气中飘洒着一股沁人心脾的青草香,令人贪恋。阳光明媚,周围的山峦像是渡上了一层金辉,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金纱,显得可爱极了。

    几十人的送葬队伍缓缓爬行在曲折的山路上,眼见的就快到挖好的墓地了。

    妙趣横生的天气与时而呜咽时而鬼哭狼嚎的唢呐声交相辉映。

    这踏青正好的暖阳照在身上令人感到森寒无比,使人毛骨悚然奇异力量贯送进了每个送葬人的心里。

    黎清双眼肿成核桃,裹着一身麻衣孝服,手端着一个四四方方的木盘,里面堆放有五谷,颜色各不同,最中间的谷子上插着三炷香。她走在端公以及道士的后面,脚步沉重。

    身后跟着她的婆婆姜氏。姜氏被人搀扶着,一路上哭得撕心裂肺。

    队伍中间,被四个人抬着的黑漆漆的棺材里,躺着她被大石头压死的秀才丈夫姜汤臣。

    也有人为之动容,偷偷的抹眼泪。除了道士的敲锣打鼓,经文度,婆婆的撕心裂肺,以及抬棺材之人的嘿呦声之外,便没有多余的声音,大家都低着头好似沉浸在一股悲伤里无法自拔。

    不管是真心也好,逢场作戏也罢,回头都是要给钱的。

    姜家三代单传,主外男子大多早逝,比如黎清的公公在姜汤臣五岁那年染上时疫去了,留下姜汤臣和年轻的姜氏。就在前不久,刚刚考上秀才的姜汤臣居然被突然滚落的山石砸死了,留下黎清和五岁的孩子。

    听说此事的人都在想,这难道是姜氏一脉躲不掉、逃不开的宿命?

    黎清恍眼一看跟在自己身边的儿子云及。五岁已经是懂得生死的年纪,得知父亲去了,哭闹了几天之后,仿佛一下子长大了似的,呆愣的跟在自己身边,一刻也不想离开。柔嫩的小手,一只紧紧拽着她的孝衣,一只握成拳头。

    姜氏一门两寡妇!不,连上婆婆的婆婆,一门三寡妇。

    在这个十里塘村可是头一份儿,出尽了名头,甚至连外村人都隐约知道了。

    曲曲折折,跌跌撞撞,总算是到了墓地,黎清不动声色的呼了一口气。

    墓地旁早就有人守着了,丈夫突然意外归去,根本没有是先准备墓穴,这墓穴还是请人新挖的。

    “东方青龙寻白羽,亡灵入土得安宁,乘舟跨过忘川水,一碗孟婆汤,来世终兴旺,管他那魑魅魍魉……”黄袍道士手持法器铃铛,一边嘴里念念有词,时而清稀,时而含糊不清,一边让人将云及带走,小孩子体弱,冲撞了煞气就不好了。

    而后指示黎清将手里的五谷撒进墓穴里,黎清低头照办,顺便流出几滴眼泪来,颤抖的手缓缓的撒着豆子等粮食。

    观葬之人纷纷摇头,觉得很可惜,可惜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娘子了,天公不作美,竟然成了寡妇。

    黄袍道士看了一眼天色,似乎今天的太阳异常刺眼。估摸着时辰到了,大喊道:“此时正是下葬的好时机,葬!”

    黑黢黢的棺材可不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