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赝太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三章 盯梢(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回到旅店前,苏子籍和野道人分开。

    临行前,野道人自告奋勇,说要去调查黄良平的政敌,苏子籍略一沉吟,就允了。

    “去吧,不过今天晚上我就去码头,准备回家了,已经订了船,你要乘顺风船,就准点到。”

    “现在就走?”野道人有点吃惊。

    “省试考完了,在省城还有什么事?去拜见下房师座师就回去。”苏子籍其实有宅在家的属性,总希望能早点回去。

    “也行,那我收拾下,就跟公子您回去。”

    说着,就到了旅店小院,门关着,里面上着锁。

    苏子籍刚敲了一声,吱呀一声,叶不悔很快就打开了门,这样迅速的反应,看得出,她是时刻在听门口动静。

    哪怕早就已经叮嘱过了这丫头,可一夜不归,第二天上午才回来,莫名还有点不好意思。

    “吃早点了么?”叶不悔侧身放他进来,关上门同时,挑眉问着。

    苏子籍看她一眼,见她正盯着自己,摸了摸鼻子。

    咳,还真没吃。

    因着急回来,路过早点摊都没停下。

    正巧,咕噜噜声音,在叶不悔问完就从肚腹传来,让叶不悔都笑了。

    “还真没吃?你是不是傻了?”叶不悔瞪了一眼,又叹了口气,一个小姑娘,看他的眼神,就跟母亲看儿子一样。

    “不知道先吃了再回来啊?”

    这个时间,旅店外一条街,早就各个摊子都摆出来,再过一个多时辰,甚至可以吃中饭了。

    “这不是怕你着急嘛。”苏子籍被她这样说,也不恼,走了过去。

    顺手又摸了叶不悔的脑袋一下,温声:“你有没有吃?是不是也没吃?还说我傻,等着我一起回来吃,甚至昨晚还没有睡的你,是不是更傻,嗯?”

    “谁说我没有睡,我睡得不知道多好!”叶不悔脸一热,哼哼。

    不说别的,就看叶不悔眼底淡淡的青色,以及青春靓丽都挡不住的倦色,就知道这丫头嘴上说的硬,实际一定是等了一夜。

    她总是这样,换成别人怕就产生了误会,这让苏子籍也没有办法,不过她看起来,似乎精神多了,不由叹着:“你啊!”

    这无奈的语气,让叶不悔心里酸酸涩涩,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夫君连连考中,童生、秀才、举人迅速跨过,现在中了举人,连她都清楚,一切都今非昔比了。

    只是对她,苏子籍依旧这样“好欺负”,哪怕她脾气不好,口气冲,他也微笑不生气。

    在临化县时,周围人家就算是夫妻恩爱,又有几个男子愿意对着妻子柔声细语?

    而且她性情活泼,甚至有点泼辣,面对地痞都不辞颜色,有时惹急了,还会拿着扫把追着打,父亲病了,忙前忙后,还照顾着当时可怜巴巴的苏子籍,一点都不避讳。

    这些落在某些人眼里,就是不安于室,就是尖酸刻薄,就是非正经媳妇人选。

    再和睦的街坊,也有嘴碎,这些闲话,她其实听到过。

    哪怕叶不悔满了十五岁,其实也刚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说不委屈是不可能,而且父亲去世,又连累了苏子籍,这些都沉甸甸的压在心上。

    可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