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赝太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十五章 橄榄(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省城·贡院

    叶不悔早做了饭菜,就等着苏子籍回去,吃过热腾腾的饭菜休息,只是才赶到了贡院前,就听到苏子籍陷入舞弊一事的传闻,顿觉五雷轰顶。

    扶着一棵树才勉强站住,朝着辕门望去,看到又一群考生在里面出来,原本在热议此事的人都纷纷上前接人。

    叶不悔目光在这些考生中焦急寻找,没看到熟悉的人,直到看到余律,才急匆匆走过去。

    余律这时也与接的家仆说着场内生的事,余律号舍并不挨着苏子籍,虽隐约听到了喧哗声,直到现在才知道了生了什么事,也有些急了。

    “怎么可能?苏贤弟的才学,哪还需要舞弊?”

    “是啊,小人也是这样说,不过先出来的考生,却是这样传闻,听说当场还打死了人。”

    叶不悔匆忙上前,焦急问着:“余大哥,你可看到苏子籍了?”

    “弟妹,苏贤弟应该无事。”余律忙安慰的说着。

    “哎,来了来了,衙门贴告示了!”突传来人们的惊呼。

    叶不悔跟余律都看去,就见果有个差役在考场内出来,将一张墨迹未干的告示直接贴在了墙上。

    差役一走开,人群就立刻围拢过去。

    “快说说,上面说什么……”有不认识字,也猜到了告示必跟科举,和刚才的舞弊一事有关,立刻催促着身边的人念出来。

    叶不悔跟与余律都挤不过去,余律仆人好不容易挤了进去,过了一会,才衣服凌乱回来,对二人说着:“是知府大人联名写的告示,说有生员勾结县差在秋闱舞弊,当场觉,还冲击钦差,被立刻杖毙。”

    叶不悔一惊,突一阵晕眩,连忙伸手按住了马车,余律一惊,想扶又缩了手回去,听着家仆继续说:“不过不是苏公子,是叫丁锐立的生员。”

    “还说,这次三日后张榜,会同时前十的文章供大家查看。公子,叶姑娘,苏公子这是没事了!”

    “你这话一惊一咋,是跟谁学的?”余律呵斥,露出了喜色,又蹙眉不解:“丁锐立,这不是本府同知家的公子么?”

    “此人是府学前一次解元,为什么会舞弊,还冲击钦差,没有道理啊?”

    “难道是同名同姓的别人?”

    “可子籍还没有出来。”叶不悔仍有些不放心,就在这时,一个青衣人走到她的跟前,说:“夫人可是苏叶氏?”

    把叶不悔说得一怔,过了会才意识到,这是说自己,叶不悔打量,警惕问:“你是哪位?”

    青衣人并不说话,只是一退,一个青年出现,他显得很随和:“我是方真,上次我们见过面。”

    “苏公子是请去配合调查舞弊一事,我怕你担心,故特地来告诉一声,他一切无碍,等着三日后放榜,就会放出来。”

    方真微笑着说完,又打量一眼,还是觉得她眉眼有点眼熟,却想不到是谁,不过苏子籍身份敏感,为了避嫌并不想私下和叶不悔有过多交谈,躬身一礼,转身就走。

    “哎,你等等……”等叶不悔反应过来,还想说什么时,方真已是混入人群中,消失不见。

    “夫人,接到了公子了么?”背后突有人说话,转眼一看,原来是野道人,叶不悔对他既无多少好感,也没有多少恶感,只是礼貌说着:“原来是路先生,公子还没有出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