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阿呆的修仙小生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九十九章 叛逃(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卫雨庭想起了当日的马营官的话,夜里不能打火把,走路要轻声,当下他握着灵剑,一步一步,缓缓地、慢慢地靠了过去。

    马营官在下到河里摸着,眉头高高皱起,“我记着好像就在这附近,怎么还没有?”

    又摸了一会儿,摸到了硬物,马营官神色一动,当下将四周的淤泥都扒开,随后稍用力,便将盒子给拔了出来。

    也就在此时,一声低喝响起,“马营官。”

    马营官回过身,一道寒光刺入他的胸口,一只手掌捂住了他的嘴。

    噗通!

    两人砸入浔泽中,卫雨庭左手紧紧捂着马营官的嘴,右手握着灵剑狠狠插了进去,惊慌道,“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你为什么就不能老老实实当你的营官,为什么你就不能当做什么都没看见,你逼我的,都是你逼我的。”

    “呜呜呜.......”年近八十的老营官在水中剧烈挣扎着,鲜血,染红了浔泽。

    过不多时,老营官停止了挣扎,双手无力垂了下去,此时岸边一队巡逻兵士走了过来,听见声音,喝道,“谁?”

    卫雨庭惊得魂都要散了,想也不想,跳入浔泽,抱着新式灵器,消失在芦苇荡中。

    片刻后,兵士走过来,看到浔泽畔的一双腿,穿着跟他们一样的鞋子,当下急忙有人将人扯了出来,面色一变,“马营官!”

    得到消息的薛鹏从大帐中跑了出来,几个纵跃到了老营官的军医的营帐。

    但见马营官胸口绑着的布条都被鲜血染红了,面色死灰一般,有出气没进气。

    看到薛鹏,马营官张了张嘴,薛鹏连忙走过去道,“老营官,别说话。”

    随后与众人道,“都出去。”

    众人闻言都走了出去,薛鹏设下了禁制,随后先将一颗疗伤药给老营官喂了下去,随后有以灵力让药力快速散开,修复着他的伤口。

    过了一天一夜,马营官恢复了过来,一脸疲惫的薛鹏从大帐中走了出来,随后看向魏婴道,“卫雨庭人呢?”

    “今天早晨点卯时,人就没到。”说到这,魏婴脸色一变,“难道,是他?”

    薛鹏一脸的怒气,“这个兔崽子,心够狠手够辣,撒开网来搜,一定要把这个小子给我搜出来。”

    “大人,此时已过去了一天一夜,只怕那卫雨庭早就已经跑远了。”

    薛鹏闻言逐渐冷静了下来,随后道,“你说得对,只是他能跑哪去?”

    薛鹏正想着,忽然远处一骑飞来,到了辕门前,下马与兵士道,“奉左武卫主将之命,给薛校尉传信。”

    兵士将这人引了进来,将信奉递给了薛鹏,薛鹏拆开信奉,展开了信纸。

    “薛兄亲启,弟昨日回城途中,于大路抓到一逃兵,询问之后方才得知,乃是兄营中兵丁,杀死营官后叛逃出营,弟深表遗憾,明日弟于王畿城五凤楼摆下酒宴,为兄压惊,同时将此逃兵交还与兄......”

    看到这,薛鹏猛地一攥,信纸陡然化作飞灰。

    二虎道,“师兄,谁的信?”

    薛鹏道,“姬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