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电影人传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4章 最后的镜头(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鲍起婧的杀青宴不像袁合平的杀青宴那样,一堆人逮着袁合平灌酒。鲍起婧毕竟是女同志,在她面前大家还是比较斯文的,害怕落下欺负女同志的恶名。

    鲍起婧是个相对比较安静的人,并不是特别爱说话,不过今天她的话特别多,跟大家说个不停,就好像不把话说完,以后就没机会说似的。事实上,她还真是这么想的,这一别之后,剧组中的很多人以后可能就没机会合作,甚至可能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和剧组工作人员一起生活了四个多月,她心里真的有些不舍。

    鲍起婧看着许望秋,微笑着道:“特别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出演月梅这个角色。这次过来我真是开了眼界了。我一直以为国内特别落后,在电影上也是如此。没想到这次过来,才知道我们在技术上竟然这么强大,见到了很多闻所未闻的拍摄方式,真是大开眼界。相信在以后几年中,你们会拍出很多惊人的电影。”

    许望秋自信地道:“这个是肯定的,出口公司有国家政策支持,我们可以跟中影公司分账。有国内市场托底,我们可以用最好的设备,请最好的技术人员,拍出最顶级的电影来。在未来我们肯定会像好莱坞那样,建立起自己的电影工业。”

    鲍起婧不懂电影工业,但好莱坞电影有多厉害还是知道的。如果是一年前听到许望秋的话她肯定会认为是在吹牛,但在参与《猎鹰》的拍摄后,她相信这是有可能的:“这是好事啊。希望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合作,如果有合适的角色,你千万别忘了我。”

    许望秋笑着点头道:“这是肯定的。我们是一家公司的,都是自己人;如果能用自己人,我们肯定会用自己人的。”他突然笑了起来:“只怕到时候你看不上我们,因为到时候香江电影公司,以及导演会抢着跟你合作。”

    鲍起婧自然不信:“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我们长凤新的演员在香江一直处于被打压状态,用我们就意味着被台弯封杀,台弯市场对香江电影很重要。所以,没人敢用我们的,除非我们退出左/派电影公司,并在报纸上发表悔过书。”

    许望秋知道鲍起婧说的是事实,用左/派公司的演员就意味着被台弯封杀,不过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现在国家成立了电影出口公司,而出口公司在国内可以分账。有内地市场作依托,台弯肯定不是对手:“台弯不过是一个2ooo万人口的市场,而我们是拥有十亿人口的庞大市场。去年我们国内的观影人次298亿,票房超过1o亿人民币。放在全球,也能排进前五名。以前由于实行统购统销,电影不管好坏都是7o万,电影公司赚不了多少钱。现在出口公司是可以分账的,拿《锄奸》来说,最终票房应该在8ooo万左右,如果分账的话,出口公司可以分到28oo万。假设《锄奸》是香江电影公司跟我们合拍,投资一人一半,那香江公司可以分14oo万人民币,相当于5ooo多万港币。你是电影公司的老板,你会不会哭着喊着要跟我们合作?以前台弯封杀我们,现在谁封杀谁还不一定呢!”

    鲍起婧被许望秋报出的数字惊呆了,一部电影赚5ooo多万港币,邵氏拍一年电影恐怕也没这么多收入吧?一部电影就能赚这么多钱,那香江电影公司的老板真的会哭着喊着跟我们合作!难道左/派电影真的要重新崛起了,我们这些人要苦尽甘来了?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许望秋笑着道:“这是真的。如果不实行分账,公司怎么敢投5oo多万人民币来拍《猎鹰》,我又怎么可能出高价邀请袁合平担任武术指导。有出口公司在,香江电影公司跟我们合作是会赚大钱的,台弯市场根本没法比。只是跟我们合作,想从内地市场赚钱,肯定是有条件的,如果你亲台弯,我们凭什么跟你合作;如果你不用我们的演员,我们凭什么跟你合作。你是我们在香江市场的当家花旦,公司肯定会捧你,那些想跟我们合作的公司,也都会抢着跟你合作。不只是你,长凤新的演员都是如此,大家出头的日子就要来了!”

    鲍起婧听到这话眼眶有些红了,她虽然号称左/派的当家花旦,但在香江根本就没有影响力可言,属于三线明星。她之所以能被称为左派的当家花旦,不是因为她有多红,而是因为整个左派电影真的没人了,和她同期进长城的女演员基本上都走了。

    作为在长城坚守了十年的老臣,现在听到左/派电影要重新崛起,鲍起婧真的感慨万千,流泪着泪道:“这些年来,我一直相信国家会越来越强,相信左/派电影会重新崛起的。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杀青宴结束之后,许望秋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思考香江市场的问题。上一世,在1982年,长凤新合并成了银都机构,不过由于银都机构的创作观念与香江主流脱节,拍不出观众喜闻乐见的电影,香江电影的黄金十年几乎跟银都机完全无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