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电影人传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5章 态度问题(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淡化战争,着重描写友谊”是某位领导说的,胡建只是转述,不过许望秋话说得很难听,让他觉得有些不舒服,皱了皱眉道:“如果你觉得不妥,也可以按自己的想法来。”

    苏白伸手拉了了许望秋的衣袖,冲他使眼色,就算对胡建的说法不满,也没必要说出来啊,这很容易得罪人的!

    许望秋也意识到自己不该冲胡建发火,满是歉意地道:“胡总,我说这些话不是冲着你的,你不要生我气。我只是觉得这种观点要不得,忘记历史等于背叛。中日友好肯定是对的,但我们不能因为强调友好,就把自己的底线丢了。”

    胡建见许望秋这么说,笑着道:“我没那么小气,怎么会生你这样小年轻的气。”不过他还是语重心长地道:“望秋,这些话你给我说没关系,但在跟上面领导打交道的时候还是要注意点,否则太容易得罪人了。你有能力,王部长又很看重你,前途一片光明,要是因为言语而毁掉前途,就太可惜了。”

    许望秋知道这是自己的毛病,说话做事有点冲动,确实需要改,认真地道:“谢谢胡总,我一定努力改掉这个毛病。”

    就在这时,德间康快开口了。德间康快听不懂中文,看到许望秋发飙,而翻译又不翻译许望秋的话,就问翻译到底怎么回事。翻译没办法推脱,只能把许望秋的话翻译了。

    在明白许望秋的意思后,德间康快直接道:“许先生是对的。在东瀛侵华战争中,绝大部分东瀛群众并没认识到东瀛军/囯/主义的侵略是一种罪恶。因而东瀛人民对不起中国人民,是应该谢罪的。《一盘没有下完的棋》应该把这些拍出来,让东瀛人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佐藤纯弥也开口了:“除非不写这段历史,如果写,战争就避不开,每个人不论愿意与否,都会置身于战争之中,什么友谊、爱情,都不复存在,只会是悲剧性的结局。过去国际上有些合拍片,只强调双方国家的优点和特长,我们这部影片一定要真实地反映历史,决不闭着眼睛有意地去隐讳什么。只有这样,彼此之间才能产生真正的理解,而只有在这种理解的基础上,才能产生真正的友好。口头上高唱友好,这很容易;但易于建立的友好,也易于破裂。”

    许望秋吃惊地看着佐藤纯弥,德间康快这么说不意外,毕竟德间是日共成员,没想到佐藤纯弥也会这么说。他记得电影《男人们的大和》就是佐藤纯弥编剧和执导的,佐藤纯弥说这部电影是在呼唤世界和平的;不过在中国被很多人认为这是一部彻底的军/囯/主义影片,甚至被东瀛的左翼影评人也批评说,有为侵略战争肯定论张目的嫌疑。

    其实东瀛描写二战的战争片大多有个毛病,在电影中总是描述东瀛士兵是战争的受害者,描写战争给民众带来的灾难,电影总是讲“我好惨,我好惨”,却没有思考过战争的性质,没有思考过他们为什么惨。这种逻辑的背后是反对失败的战争,那如果是可以胜利的战争呢?东瀛人当然是举双手赞成了。所以有人形象地总结,东瀛人的反战是“反战败”。

    许望秋没想到在《男人们的大和》回避战争性质的佐藤纯弥会这么说,会直面战争的性质,忍不住道:“佐藤先生这么说,难道不怕被东瀛观众骂吗?”

    佐藤纯弥笑着解释道:“这里有一个怎么才算真正爱国的问题。我认为真正的爱国是在自己的祖国犯了错误以后,能够起来反对它。我们应该把这个道理告诉年轻人。现在东瀛国内的年轻人确实不关心这些,但这个很重要,但是让国民知道,军/囯/主义,战争行为,是东瀛国民最大的敌人,那么就会被国民所唾弃,这样东瀛在未来才会获得更好的发展。”

    许望秋觉得佐藤纯弥是个明白人,也知道他对战争的态度为什么会有变化了。在7,8o年代的时候,东瀛经济很好,整个国家朝气蓬勃,国民对未来充满信心,在佐藤纯弥看来,应该记住历史教训,防止军/囯/主义回潮,避免这些人把整个国家再次带入灾难。

    不过在9o年代泡沫经济崩盘后,整个东瀛经济陷入停滞状态。随着失业率上升和东瀛企业长期推行的终身雇佣制的瓦解,对现状不满,对前途焦虑等消极悲观情绪在东瀛社会弥漫。在这种背景下,整个社会开始右倾。佐藤纯弥显然也受到了影响,在《男人们的大和》中刻画男人们的爱国献身精神,对战争的态度也变得暧昧起来。

    许望秋知道在今后二十年,友好是中日关系的主流,中国也确实需要东瀛的资金和技术。而在2ooo年之后,竞争才是中日的主流。等到中国各方面都碾压东瀛的时候,友好肯定又会成为中日的主流。

    到哪个坡唱哪个歌,现在友好是中日关系的主流,而且自己的电影又需要东瀛市场,肯定要高举中日友好的大旗了。嘴里喊着友好,但同时对东瀛保持警惕才是正确做法。

    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