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电影人传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0章 狠角色(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锄奸》记者招待会主要邀请的是偏左的媒体,这样才能尽可能出有利于自己的声音。由于香江偏左的媒体比较少,只有文汇报、大公报、商报、晶报和新晚报;因此还邀请了东方日报、成报和明报等相对中的媒体。不过在记者招待会这天,大批偏右以及亲台媒体还是闻讯赶来了。

    在记者招待会开始后,主持人把提问的机会给了熟悉的记者。这些记者提得问题比较温和,而且大部分问题都给了赵单。许望秋只分到了两个问题,而方姝和周里金只分到了一个问题,他们就在旁边看赵单如何谈笑风生。

    不过在几个熟悉的记者点到后,主持人就只能凭感觉点人了。如此一来,亲台和偏右的媒体就难免被点到了。最先被点中的是一个女记者,说话的语气有点像抗战剧中,国民党电台播音员:“许望秋导演,我是《工商日报》的记者,听说这部电影是你跟其他人一起拍的,为什么是你到香江来宣传,而不是另外一位导演呢?”

    在记者招待会前,南方影业老总许敦乐专门给许望秋讲过,香江这边形势复杂。今年上半年王天林化名王涛为新联拍摄了《鬼马智多星》,被自由总会知道了,就说是要封杀他。他提醒许望秋,亲台和偏右的媒体看到你如此年轻,肯定会向你提刁钻的问题,千万要注意。

    许望秋知道《工商日报》是亲台的媒体,当即提高了注意力,谨慎地回答道:“谢非老师在忙他的新戏,而我有时间,所以,我就来了。”

    那个记者听到许望秋这么说顿时笑了:“也就是说,实际上电影主要是那位导演拍的,但是因为他有其他事务,不能来,所以才让你来的对吧?”

    在场的左/派媒体都被对方的无耻给吓到了。就算那个导演没来,也不能说他就是电影的真正导演吧,这根本挨不上啊!就算要搞个大新闻也不是这么搞的吧!

    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许望秋身上,想知道他会怎么回答。

    许望秋知道现在不是谦虚的时候,直接道:“这部电影谢非老师确实出了不少力,但整部电影基本上是在按我的思路在走,拍摄也主要是由我负责的。”

    就在这时,又一个亲台记者站了起来:“许望秋导演,你好。我是《香江时报》的记者郭远,我听人家说,《锄奸》实际上是那位导演拍的,你家里是高官,你看到这部电影拍得很好,就把电影从那位导演的手中夺走,变成了你的作品,对于这种说法,你怎么看?”

    许望秋觉得不能任由对方污蔑自己,必须展开反击,耸耸肩膀道:“郭远同志,你好歹也是我党在暗中展的同志,这样问不好吧?我知道台弯方面现在怀疑你是我们的人,在暗中调查你,可你不能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就把我推出来挡刀啊!”

    郭远听到这话脸顿时绿了,就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尖叫道:“你放屁!我才不是共产党!也没人调查我。谁他么跟你是同志!你少血口喷人!”

    其实不是郭远敏感,这话要传到台弯,他真的会完蛋。就在前年,香江拍了部艳情片《官/人我要》。剧组主创奔赴戛纳卖片,女主角邵音音被美联社将其称之为“中国娃娃”。没想到台弯一听“中国娃娃”,就将她视为大6间谍,将其封杀。

    许望秋淡淡地道:“你可以血口喷我,凭什么我就不能喷你了?都说台弯省的人在香江特别霸道,动不动就要封杀我们参与内地电影的艺人,我现在算是见识了。”

    现场记者目瞪口呆的看着许望秋,没想到这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竟然是这样的狠角色。别人拿谣言来黑他,他马上用更狠的谣言进行反击。在场的台弯媒体和亲台媒体都噤若寒蝉,决定不惹许望秋,否则他上来就冲自己喊同志,那自己工作很可能就没了。

    这时候,一位中立记者被点中了:“内地电影在香江表现向来不是太好,而看《锄奸》的宣传阵势,显然对电影是非常看好,我想,你们的信心来自哪里呢?”

    许望秋淡淡一笑:“对任何一部商业电影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有个好故事,而《锄奸》的故事非常出色,故事的原型是是特科铲除叛徒白鑫,在当初被成为东方第一暗杀,非常轰动。第二点,我们这部电影投入非常高,成本69万人民币,差不多22o万港币,为了拍这部电影,我们专门还原了一条街。第三个就是特效,对一部战争片来说,最重要的是战斗激烈,在《锄奸》中我们使用了最先进的气爆技术,对战争场面进行了最真实的还原,好莱坞电影都没有做到。不夸张的说,我们这部电影的战争特效,比好莱坞更出色。”

    在场众人有些惊讶,没想到锄奸成本竟然过了2oo万港币,纷纷感叹《锄奸》剧组的大手笔。不过更让他们惊讶的是许望秋竟然说《锄奸》特效不输好莱坞。如果真的有那么好的技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