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电影人传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 人尽皆知(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许望秋瞪着刘林,语气透着森然:“刘林,我就没见过哪个男的嘴巴像你这么大,总有一天我会拿针把你嘴巴缝上。”

    刘林不怕吴知柳,不怕学校老师,却有些怕许望秋,见许望秋好像生气了,讪讪笑道:“望秋,你不会真生气吧!这没什么吧?都是班上同学,没什么不能说的嘛!”

    震惊中的李少虹终于回过神来,目光像扫描仪,在许望秋身上不住扫描,她实在有些不管相信《妈妈再爱我一次》是许望秋的手笔,他才16岁啊,又能给大家讲课,又能写剧本,这还是人吗?忍不住问道:“许望秋同学,你真是禾火,《妈妈再爱我一次》真是你写的?”

    许望秋无奈地笑了笑:“我是禾火,《妈妈再爱我一次》是我写的。”

    在场学生们见许望秋承认了,一个个跟脑残粉见了偶像似的,将自己对《妈妈再爱我一次》的种种感想,像倒豆子似的,噼里啪啦倒了出来:“我看了这么多年的书,这么多的剧本,最感人的就要数《妈妈再爱我一次》了,真的是看一次哭一次。我有一个朋友,眼睛都哭肿了,跟烂桃似的。”

    “我也是,我从来没读过这么感人的故事,真的是从头哭到尾。”

    “是啊,以前也读过很多感人的故事,但总觉得离自己比较远,但《妈妈再爱我一次》的故事就生在自己身边,看的时候特别难受,简直要哭昏过去了。”

    李少虹好奇地道:“我给你写过信,你有看到吗?”

    许望秋轻笑着道:“我收了五千多封信,基本上都看了,不过没留意写信人是谁。”许望秋看看李少虹,又看看其他同学:“这事大家别说出去。行了,我们还是继续刚才的话题。库里肖夫效应讲了,现在讲创造性地理。什么是创造性地理呢?是这样的……”

    尽管许望秋叮嘱大家不要把他是禾火的事说出去,但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许望秋就是禾火,是《妈妈再爱我一次》作者的消息如同蔓延的野火,把整个北电给点着了,成为北电学生们热议的话题。

    不管哪个系的学生都知道导演系出了个才子,有人说,复旦出了个卢新华,而我们北电有许望秋。还有人说,卢新华的《伤痕》一般,许望秋的《妈妈再爱我一次》要动人得多。

    赵禁对此非常不爽,而比他更不爽的无疑是陈凯哥了,电影知识不如许望秋也就罢了,自诩文学青年的他竟然文学才华也被比下去了,这真的不能忍啊!

    导演系办公室里,徐谷明跟其他几个年轻老师也在议论这件事。在徐谷明印象中,许望秋安安静静的,对老师特别有礼貌,是个特别讨人喜欢的孩子,完全没想到能写出这样的剧本来,感慨道:“许望秋是个特别单纯的孩子,没想到能够写出这样的剧本。你们说故事里卫东的原型不会就是他自己吧,不然怎么能写出这样的剧本来呢?”

    其他几个老师觉得有道理:“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他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写出这么真实动人的剧本来?他爸爸因为成分问题抛弃了他妈妈,后来他妈妈为了保护他,被人给打疯了。天啊,许望秋这孩子也未免太可怜了吧!”

    “在那么艰难的情况下,还能坚持学习,考级考进北电,还能把妈妈的故事写成剧本,这孩子真的太不容易了,我们应该多关心这孩子。”

    “对啊,我们应该向学校反应,助学金应该给许望秋评甲等。”

    张克对几个老师的议论非常无语,心想这几个女人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忍不住道:“你们瞎嘀咕什么呢,人家许望秋父母都是工人,哥哥是秀影厂职工,妹妹在读初中,一家人都好好的。不要在那儿胡说八道了。”

    这天上公共课,许望秋他们走进教室的时候,里面已经人头涌动。学生们交头接耳,三三两两地闲聊着。教室前面没已经有座位,许望秋他们只能到最后面找了几个座位。落座之后,刘林他们趴着偷看表演系女生,而许望秋则趴在桌子上写钟惦非约的文章。电影语言现代化是个很大的命题,需要探讨的地方很多,没几万字肯定写不完。

    作为表演系最漂亮的女生,方姝是无疑是教室里男生们注目的焦点。不只刘林他们在偷看,整个教室至少有三四十个男生在或明或暗地在偷看。

    当方姝起身,离开座位的时候,男生们们的目光自然是紧紧跟随,如同精确制导的导弹。他们以为方姝是要出教室外透透气,或者去上厕所之类的,却没想到她向教室后面走来。

    刘林一直偷偷地注视着方姝,看着她向自己这边走来,并停在了自己的身边。在这个瞬间,刘林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了,方姝为什么会站在我身边,是来找我的吗?紧接着,他看到方姝对埋头写稿的许望秋微笑:“许望秋同学,你好。”

    许望秋正趴在桌上写稿子,听到有人叫自己,抬头一看,心想这不是表演系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