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电影人传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五章 库里肖夫效应(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导演系78班的主任教员是汪岁寒和司徒兆墩。在第一堂课上,汪岁寒老师语重心长地道:“运动十年,我们被迫停止了教学,现在从你们这班开始,一切又重新开始了。教学停顿了这么久,应该怎么教,我们也不大清楚;但我们一定尽心尽力,也希望你们人人努力。有句肺腑之言想对你们说:做一个导演,肩上责任重大。一部电影投资几十万元,可以装备一座中型医院,国家现在这么穷,这真是很大一笔钱!你拍一次电影,成功还是失败,事关重大!期望各位牢记。”

    司徒兆墩老师也真诚地道:“你们28个人都要立志创新。不要重复前人。如果将来毕业以后,出现28个小司徒,那就太没出息了。我相信不会是这样。”

    许望秋大声道:“司徒老师,你放心吧。将来你会以我们为荣的。将来你一定会被写进电影史的,因为你教出了我们这帮优秀学生。”

    听到这话司徒兆墩笑了:“有志气,我非常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北平电影学院是参照苏联教学模式建校的,导演系的三门主课是电影导演艺术(包括表演)、电影蒙太奇理论和电影剧作,就是参考了苏联的教材而设置的。运动前毕业的6届导演专业学生,都是按照这个模式来教的。现在对导演系78班学生,学校恢复了这一方法。不过由于现在世界电影格局早已经生变化,出现了很多新理论,老师们也在思考如何将新现实主义、新浪潮这些全新的电影理论引入教学中。

    表演课是大一的重点课程,导演系组成了由陈文静、司徒兆墩、许同均等五位表演教师组成的教研组,进行系统的表演教学。曹禺的《雷雨》、《日出》、《北京人》,老舍的《骆驼祥子》和《茶馆》,田汉的《名优之死》等等都是系统的教学剧目。也有外国的剧目,如易卜生、莎士比亚、契诃夫的戏剧作品也被用来作为训练的范本。

    电影蒙太奇理论是导演系的主课,由精通俄文,曾经给苏联专家当过翻译的教师徐谷明担任。她是一个性子很急,说话特别快的女人。她上课提着一个很大的篮子,里面装着讲义、参考书、图片和很大的茶怀。她将篮子里的东西放在讲台上,就用连珠炮似的度讲课。

    徐老师原来是翻译,必须在中国和苏联专家一问一答之间用俄文或中文抢着把话说完,因此,她讲话就像机关枪似的,又快又短促。现在她成了电影蒙太奇专家,给学生上课,这个习惯改不过来。她讲课的时候口里的词语就像泛滥的长江水,不停地从嘴里奔涌出来。学生们追不上她敏捷的思路,更不知道怎么记笔记,一个个都目瞪口呆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下课后大部分学生都是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该怎么办。刘林他们有办法,拉着许望秋,让他给大家补课。其他学生这才想起,司徒老师说过,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找许望秋交流,也纷纷要求许望秋补课。许望秋是学习委员,没法推脱,只能宣布,吃了中午饭在教室给大家补。

    吃过午饭,许望秋和刘林他们摇摇晃晃来到教室的时候,现里面坐了七八个学生,都是平民子弟,以及李少虹、胡梅这种没有学过电影知识的二代。田状状、陈凯哥等世家子弟从小在电影厂长大,看了不少内参片和电影书籍,根本不需要许望秋给他们补课。

    许望秋冲在场众人笑了笑,道:“怎么这么多人啊?给这么多人补课,我会很紧张的,不过你们要是喊一声许老师,我可能就不紧张了。”

    众人出一阵轻笑声,起身冲许望秋鞠躬行礼“许老师好!”

    许望秋摸摸下巴,双手往下压了压,得意地道:“各位同学,大家都坐吧!”随即他开讲了:“要说蒙太奇就必须从电影诞生说起,电影诞生在1895年,当时的电影都是由一个完全不切不剪的镜头组成,比如电影《火车进站》,就是对着进站的火车拍,直到胶片拍完为止。这种电影带来了一个疑问,为什么要花钱去看日常生活就可以看到的画面,所以,电影在当时被认为是毫无前途、毫无意义的明。直到剪辑的出现,让电影具有了讲故事的能力,电影才获得了真正的展……”

    许望秋从电影起源讲起,讲埃德温-波特是如何创造剪辑,又是如何用镜头剪辑来讲故事的;讲格里菲斯如何为电影艺术建立了完整体系,又为什么会被现代电影之父。

    在结束一大段的介绍后,许望秋终于进入正题了:“格里菲斯为电影艺术建立了完整的体系,不过他是搞创作的,没有能力把这个体系诉诸笔墨,变成真正的理论。完成这一任务的是苏联人,苏联的爱森斯坦等人通过对格里菲斯电影的分析,最终建立了电影艺术的经典理论体系,而这个理论体系就是蒙太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