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电影人传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内参片(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作为文学青年吴知柳非常清楚在《人民文学》上表小说意味着什么,双眼瞬间瞪大:“相当于在《人民文学》上表小说啊,那真的太厉害了!”

    许望秋心想《人民文学》其实我也投过,只不过被退稿了,三月份又投了一次,到现在还没消息,不以为意地道:“行了,别说这些没用的,赶紧吃吧。吃完我们继续看电影。”

    对7o年代的中国老百姓来说,吃是最大的问题。许望秋家属于双职工,倒不会吃不饱,主要是没肉吃。许望秋正在长身体,对肉食充满了渴望,但由于长时间吃不到肉,肚子里缺乏油水,总是感觉饿得慌,总在琢磨去哪儿弄吃的。

    作为穿越者赚钱似乎是很容易的事,但在这个“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的时代很困难,农民进城卖鸡蛋都有可能被“割资本主义尾巴”,更何况其他的,再好的点子在这个时期都难以施展。不过从去年1o月开始情况逐渐好转,国家恢复稿酬了,许望秋也终于等来了赚钱的机会。

    在运动之前,作家属于高收入人群,著名作家的长篇小说可以拿到五六万甚至七八万稿酬;而北平一个四合院就一万多。作家赵树理进京后用一万多稿费买了一处挺大的四合院,后来他见中国文联机关用房紧张,就把大院给公家用,自己换了处小院;后来他离开北平到山西工作,索性连小院也无偿交公。

    不过运动开始后,所有刊物一律不付稿费,表文章可以获赠一本太祖的著作,或者笔记本。直到去年1o月,国家出版局恢复稿酬,著作稿千字2元到7元,翻译每千字1元到5元;电影厂也恢复了故事片的稿酬,一个故事片剧本15oo元。

    北电导演系毕业生基本上都能写东西,写文章赚外快的不少。许望秋当然也能写,上一世他出版过小说,只是印数比较低,只有五万册。在知道国家恢复稿酬之后,许望秋就开始谋划自己的赚钱大计,先写一个剧本寄给杂志社赚稿费;等剧本表之后,拿着剧本去秀影厂找自己的师父,卖给秀影厂,15oo块就到手了;等电影拍出来后,剧本还可以单独出版,或者改成小说出版,再赚一笔稿费。这套流程下来,成万元户应该不是问题。

    许望秋反复权衡,选了一部特别符合这个时代的电影,将张一谋的《归来》写成剧本,投给了《人民文学》。本以为几百元稿费轻松到手,没想到等了两个月,《人民文学》退稿了。

    《人民文学》的编辑认为《归来》存在严重问题,比如冯婉瑜知情不报,还为6焉识准备棉被、馒头,在火车站天桥现追捕人员后高呼“焉识快跑”,这是严重的包庇罪,肯定会被判刑,但在剧本中她居然没事,完全不符合逻辑。

    许望秋也觉得逻辑上确实有问题,而且很难修改,只能另起炉灶,重新写个剧本投给《人民文学》,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消息。《大河奔流》的影评是他看完电影后顺手写的,然后寄给了《人民电影》杂志社。五月底,他收到了56元稿费。随后,他揣着父亲给的5o元,以及56元稿费踏上了前往长安的火车。

    吃完晚饭,从餐馆里出来,刘林他们想去电影院,让许望秋继续教他们如何写影片分析。不过许望秋提出:“现在电影院放的都是国产老电影,视听语言落后,不如找点新片看。”他的目光落在刘林的脸上:“西影厂肯定经常放内参片,有办法溜进去吗?”

    内参片是“内部参考片”的简称。在运动时期,老百姓只能看《地道战》、《南征北战》等电影,以及样《红灯记》、《智取威虎山》等京剧电影,而江卿和特权集团,有专门的放映厅看美国或欧洲电影。江卿不仅自己看,也要求拍电影的人看。她要求各个电影厂努力认真学习,提高业务水平。所以,内参片会在几个电影厂巡回放映,西影厂放完到秀影厂,秀影厂放完了到东影厂或珠影。

    内参片很多时候是以批判性质组织观看的,比如批判赫鲁晓夫修/正主义,就组织放映放映《士兵之歌》、《雁南飞》等电影;批判东瀛******回潮,就组织组织放映《军阀》、《山本五十六》等电影。人们对内参片的态度跟四十年后对小黄文差不多,嘴上说“这是毒草,要狠狠批判”,但在看的时候心里却爽得不要不要的。

    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有个情节,马小军和死党溜到电影院偷看内参片。那部电影叫《罗马之战》,据说林彪点名要看,上译制厂便加班加点完成了翻译。

    许望秋家离秀影厂不远,哥哥又在秀影厂上班,经常溜进秀影厂偷看内参片。

    在他看来秀影厂是这样,西影厂这边应该也差不多。

    刘林点头道:“有是有,但保卫科的人会守门,溜不进去。想看的话,必须提前进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