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鲜血之座,黑铁之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弄巧成拙、斩杀(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树还是那些树、草还是那些草,可是在哈特的精神感知中,世界的一切都变化了。

    如果说刚才的世界是一盆水,现在这个世界就变成了泥汤。

    这是一种非常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感受,就好像有一种莫名的气息,在刺激着自己身体每一个角落,让哈特全身从内到外都有些发痒。

    一种来自身体底层的活力,让哈特的精神振奋无比,甚至超出哈特清晨起来最精力充沛的时刻;而同时产生的另一种冲动,让哈特忍不住想要大叫、想要发泄、想要杀戮!

    大叫就算了,对现在的情况没啥帮助——哈特抽离出身体的思维俯视着自己的身体,冷冷的想。

    现在的情况是什么情况?

    现在哈特看起来依然站在原地,但是朝外看去,无论左右还是上空,十米外就是暗红色的雾墙。

    这种雾墙波动翻滚,看起来并非是实质性的墙体,但是给人一种‘很危险,最好不要去接触’的感觉。

    在这方圆二十米的小小空间里,除了被罩进来的哈特之外,只有那个莫名其妙就对黑蛇威尔下毒手的冒险者——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双方摆明了是敌对关系,正好身体中的烦躁越来越盛,哈特抽离在外的精神虽然能够操控自己的身体,但却无法彻底压制这种不停冒出的烦躁感。

    下一刻,哈特右手长刀化作一道长虹,主动向强敌发起攻击。

    看见一直以躲躲闪闪的对方主动发起攻击,伊斯菲尔不惊反喜。

    在深渊环境下,像伊斯菲尔这种深渊魅魔,就像鱼回到海里一般舒适自在,简直是所有属性加三的效果;而对方则明显受到深渊环境的影响,不能继续保持冷静。

    此消彼长之下,伊斯菲尔觉得自己胜算足有十成十——飞龙骑脸怎么输?

    伊斯菲尔身形扭转的同时,用自己的身体遮挡住对方的视线,同时冥铁长刀陡然从自己肋下挥出。

    这一刀,力发自腰部,传动到肩头,从手臂到手肘、再到手腕,最后传递到刀锋,层层加速的长刀撕裂空气、发出裂帛一样的声音,要把对方连人带刀挥成两半——此刀名为‘抽魂斩!’

    这出其不意的一刀,配以魅魔的天生魅惑术,和冥铁长刀的某种特质,可以在斩杀对手的同时,将对手魂魄抽出封锁,然后制成灵魂宝石——乃是伊斯菲尔在深渊中发家致富的拿手本领。

    攻击速度提高到一定程度,是可以不用考虑对方闪避能力的。

    无论任何生物,只要还没脱离凡物的范畴,从发现危机到做出闪避动作,都必须有一个判断、神经信号传递和做出闪躲动作的过程,这个过程被称之为反应时间。

    在伊斯菲尔看来,在对方收到深渊环境影响,不能准确判断的情况下,哪怕对方拥有传奇以下,闪避专长的最高境界——精确反射闪避——也无法在精神受到深渊气息影响的情况下施展出来。

    问题是,伊斯菲尔不知道哈特自幼修行的龟息术,到底是何等惊人的盖世神通。

    ————————————

    在哈特很小的时候,父母早亡被送进孤儿院的他,有时候会受到大孩子的欺负,食物会被抢走一部分,所以到了晚上,他有时饿着肚子睡不着。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哈特尝试大口吞咽空气来缓解饥饿——俗称‘喝西北风’。

    也许是上天垂怜、也许是前世的因果、也许是生命的光辉绽放,哈特福至心灵,有一篇奇妙的功法凭空出现在他脑海里,那就是龟息术的来源。

    这种莫名奇妙的功法让哈特度过了一个个饥饿的夜晚,最初,他只有在夜晚睡觉时,才能在半睡半醒中进入龟息术的状态,将身体的消耗降到最低。

    可一旦清醒过来,主意识从心灵大海的深处浮起,开始处理身体接受的外部信息,哈特就无法维持这种低消耗状态。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的好些年,甚至哈特自己都将龟息术当成自己的天生,忘记这原本是辛苦练习之下,才形成的精神和身体的双重记忆。

    直到在城堡里,和大力士卡斯多德的擂台赛上,哈特不知道怎么搞的,竟然在清醒情况下,进入到龟息术的状态中,这才能把整个身体控制的如臂使指,面对卡斯多德也占据上风。

    从那以后,哈特当然也曾努力尝试过好多次,却也只能偶尔保持清醒时进入这种超神状态——至于怎么在清醒时进入的,哈特自己都说不清楚。

    不过今天也许是受到战场血腥的刺激,哈特在这种状态下创纪录的保持了很久,直到被伊斯菲尔拉入了临时形成的深渊半位面。

    在深渊半位面中,哈特终于初步窥视到龟息术的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