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鲜血之座,黑铁之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哈特*莱恩(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十六章开始

    一枚又一枚筹码,被哈特投在标有三十二号数字的格子里,然后又被荷官用木挡收走。

    坐在哈特旁边的夏洛克先生不再劝说,毕竟很多人有自己的怪癖,有人喜欢特别的押注方法也不算稀奇。

    这不是什么一掷千金的赌法,每次相当于一枚大银币的筹码,对于有钱人来说,只能算是小赌怡情。

    虽然每一次只输掉一枚筹码,但是骰子这种赌具的一局时间很短,再说哈特可没有把五枚金币全换成筹码——实际上,哈特只换了两枚金币的筹码,其他三枚金币已经稳稳当当的进入了他的小金库。

    两枚金币换来的筹码很快输完,哈特站起身,朝夏洛克先生以及两位同桌的客人微微致意,准备离开赌桌。

    “这位先生,请留步。”一个斯文白净、穿着一身燕尾服的中年人来到哈特身边。

    “哦,您是?”

    “鄙人是梅洛特的部门主管之一,吉尔伯*特鲁斯,我们梅洛特赌场为了让客人们有更好的娱乐体验,每天都会抽取三位幸运客人提供‘泰摩拉套餐’。”

    “获得‘泰摩拉套餐’的客人,可以免费获得一百枚‘泰摩拉’筹码(相当于十个金币),不过这一百枚‘泰摩拉’筹码不能直接兑换金钱,只能用于赌台。”

    “您只要在离场时,交还八十枚正常筹码就可以了。”

    吉尔伯彬彬有礼的给哈特讲解游戏规则——这等于白送给客人两枚金币,当然,如果你用完一百枚泰摩拉筹码,连八十个正常筹码都赢不回来的话,那就要自己贴钱进去了。

    这就相当于赌场花费两枚金币作为诱饵,让你继续赌下去。

    这是梅洛特赌场专门为赌徒设计的陷阱,而且是各种陷阱中最人性化的一套,哪怕拿到任何一个地方去评理,赌场都毫无疑问站在理上。

    可是,如果把这一百枚泰摩拉筹码输光了,就等于欠下赌场八十枚筹码——也就是八枚金币。

    对于有当地领主背景的梅洛特赌场来说,只要你欠了钱,就有许多操作余地,至于到底怎么操作,就要看对方的背景和实力了。

    对于常常出没在这里的老客人来说,这种幸运属于天上掉下的馅饼,是泰摩拉保佑;但是对于那些被梅洛特赌场盯上的人来说,这就是藏着毒药的诱饵。

    听完吉尔伯的介绍,哈特突然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张扬狂放,引起整个赌场客人的注意。

    他全无征兆的握住吉尔伯的脖颈,五指轻轻一合,‘卡啦’一声脆响,折断了吉尔伯的脖颈——简直比折断一根木棍还容易。

    然后,他大步转身,来到荷官所在的位置,二话不说一拳砸下,将盛装着骰子的玻璃盒子砸的粉碎。

    而两枚骰子也被砸的裂了开来,露出里面镶嵌的金属颗粒。

    哈特举着两枚裂开几块的骰子跳上赌桌,:“大家看看,梅洛特赌场在骰子里面做了手脚!他们就用这种手法坑骗大家!

    幸运客人?泰摩拉筹码?我的弟弟就是被他们这样坑骗死在这里,可怜我的父母还在等着弟弟回家!”

    “这是血亲复仇,我为复仇而来,无关人等尽快离开这里!”

    说着,哈特将手里的骰子碎块往赌桌上一扔,自己跳下赌桌,主动冲向涌来的赌场打手。

    而在跳下桌子的同时,哈特将两枚完整的骰子悄悄塞进自己的口袋。

    赌场也许会作弊,但是并不是每个赌场都用这么低端的作弊方法的,哈特自然也没指望自己随便砸开两个骰子,就正好现赌场做的手脚。

    不过,哈特可以栽赃啊。

    他一拳砸下,把手里准备好的作弊骰子落在桌上,同时把赌场原来的骰子握在手心。

    然后,哈特只要换一只手,拿起桌上的作弊骰子给大家展示就行了。

    以他巅峰战士的手法度,在一拳砸下的同时手掌微微开合,哪怕是坐在桌子前的夏洛克先生,也看不到调换骰子的动作。

    哈特自己知道自己的能耐,用五枚金币赢得五十枚金币是不可能的,但是趁乱抢到五十枚金币倒是十拿九稳——咳咳,主要还是为了替维萝妮报仇,钱不重要。

    这一瞬间,哈特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然后心安理得、理直气壮的迎向了赌场打手——因为赌场打手冲来的那个方向,就是赌场收取金币、兑换筹码的柜台。

    ——————————

    赌场中一片大乱。

    自古以来,赌场里输了钱的人,都巴不得能证明自己输钱不是因为运气或者技术,而是因为赌场采取了不光彩的手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