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鲜血之座,黑铁之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哈特*莱恩(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十五章

    梅洛特赌场的骰子赌桌是一个半圆形的台子,客人们坐在半圆形圆桌边,负责摇动骰盒的荷官站在半圆的圆心处。

    这样的设计,可以让每一位客人离荷官距离相等,便于荷官收取筹码和赔付赌注。

    等哈特坐下以后,不用他开口招呼,就有女侍应送来果汁,这等待遇,引起同桌三位客人注意。

    在哈特身边的是一名淡金色头中年人,他主动向哈特打了个招呼,颇有些结识的意思:“你好,年轻人,既然我们有缘坐在同一张桌子上,能请问一下你的姓名吗?我是夏洛克*比利,一个商人。”

    “您好,夏洛克先生,在下名为莱恩*哈特,一个追求新奇事物的冒险者。”

    哈特拿出新学的社交礼仪微微点头回礼,并按照黑蛇为他提供的最新身份做自我介绍。

    夏洛克眼睛一亮,莱恩点头的幅度和说话方式,明显受过良好教育,再加上惊人的外形条件,这个年轻人就有结交的价值了。

    (这个时代,能有机会受教育的人,最少也是乡绅的子弟,而英俊到惊人的外表,更是一个重重的砝码——哪怕是一个绣花枕头,能漂亮到这个程度,也属于奢侈品了。)

    “请各位客人下注。”不知不觉中,荷官换成了一名中年女子,她提醒各位客人及时下注。

    这张赌桌使用的赌具的是骰子,和地球上的骰子不同,承装在透明玻璃盒中的骰子,是两枚二十面的多面体,外观近似于球形,而骰子的每个面上,都用数字而不是红点和黑点来标明数值。

    骰子的具体数值是o到19,也不是1到2o,这是因为按照法师们对力量等级的划分定义,个人属性突破2o,就将进入传奇领域。

    传奇是不能拿来开玩笑的,体现在赌博中,骰子这种赌具的上限数字就是19。

    这里的下注,也只有押单数双数和押某个、或者某几个具体数字这两种玩法,并没有大小之分。

    而且,客人们必须先下注,然后荷官才会摇动透明的玻璃盒子,让里面的骰子滚动起来,筛子滚动的全过程,客人们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要知道,这可是个有魔法和职业者的世界,赌场如果不能做到公开透明,就太容易被质疑了。

    “那你一定有很多有趣的冒险故事了?”夏洛克随手扔了一枚筹码,落在偶数的位置上。

    “很抱歉,我出来的时间还不长,就连冒险者等级都是最低的铜徽冒险者,还没有遇到值得一提的冒险经历。”

    哈特食指一弹,一枚筹码落在一个标着三十二数字的格子正中,他压了一个单独的数字。

    “哈,莱恩先生,你下注的风格,可真是一个冒险者的风格。”

    夏洛克笑了起来,单个数字如果压中,可以获得三十八倍的赌注,不过一般情况下,老赌徒们很少这么押注,毕竟成功的概率太少。只有喜好冒险的年轻人,才会这么激进。

    “二十二——偶数。”荷官用一根带着横档的小木棍,将哈特的赌注收了进去,同时赔付给夏洛克先生一枚筹码。

    “不不不,我信奉幸运女神泰摩拉,她会保佑我的。”哈特一本正经的说。

    “哈哈哈,每个赌徒都信奉幸运女神。”夏洛克大笑起来。

    哈特很认真的继续说道:“而且,我觉得今天是我的幸运日。”

    接着,他又把一枚筹码放在三十二的位置上。

    “好吧好吧,不过年轻人赌博还是要节制一些。玩玩就行了,不要陷进去。”夏洛克善意的奉劝道,此时,他对这位年轻人的观感迅下降。

    这个年轻人就算有再好的外形条件,如果不能控制自己的欲望、沉沦在赌博之中,那都是没前途的。

    毁在赌博上的年轻人他见得多了,能主动善意的提醒一声,已经是因为哈特的优异外表,给他带来非常良好的第一印象。

    一枚筹码接一枚筹码放上赌台,然后被荷官收走,真实的世界里,并不存在万能主角光环。

    哪怕是神明,其实也难以真正介入命运的领域,而幸运女神泰摩拉的权能,并不体现在赌博方面。

    哈特面不改色,只是将下一枚筹码固执的放在三十二号押注格里。

    三十二,这是维萝妮的弟弟波利斯生前最喜欢的一个数字,他把这个数字称为自己的幸运数字。

    ————————————

    在二楼的角落里,鲁昂自嘲的笑了笑——看来自己过度小心了。

    这就像为了抓一只大猎物,准备了七八招后手,连环挖了四五个陷阱,结果猎物直接跳进了最没技术含量的第一个坑。

    “看来这是一只真正的雏鸟。等他输的差不多了,就让吉尔伯去问问他,需不需要借钱,一切都按最温和的那套规矩来,别吓着小朋友——就算他真有背景,我们也有话好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