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鲜血之座,黑铁之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哈特*莱恩(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意识像是一条深海鱼,从漆黑的心灵大海底部慢慢向上浮起。

    随着主意识渐渐回归心灵表层,哈特身体内部各个器官,开始从一片死寂中变得活跃起来。

    心脏开始跳动、血液开始流转、肠胃轻轻蠕动。

    接着,先是皮肤有了感觉,耳朵可以听到声音,透过还没张开的眼皮,哈特的眼球可以感受到外界的光亮了。

    虽然只睡了不到四个小时,但是哈特觉得自己不但从昨天的疲劳中完全恢复过来,而且精力满满,甚至比昨天还要更胜一筹!

    这是一种名为龟息术的奇妙功法。虽然这种功法没有其他作用,但光是能帮助哈特进入深沉的睡眠,用更少的睡眠时间换取更好的身体恢复,就已经让哈特获益不浅了。

    新的一天开始了。

    哈特一翻身,从铺满稻草的木板上滚了下来,稳稳的站在地上。他略微掸了掸身上沾着的稻草碎屑,然后从水缸里打出水来,拿起毛巾快的洗脸漱口。

    据说男爵老爷和高贵的少爷小姐们,清晨起来都是用一种叫牙刷的东西清洁口腔牙齿,这样可以保持一天的身心健康、口气清新。

    哈特没有见过牙刷,不过对于一个野心勃勃的年轻人来说,贵族就是他的模仿对象。

    他没有牙刷可以刷牙,但他每天都会像城堡里的男仆一样,用清水反复漱口,就好像真的刷过牙一样。

    洗完脸、漱完口,哈特对着水盆的倒影整理了一下头。等完成了这一切以后,哈特才拿起昨晚睡前脱下,叠的整整齐齐、放在床头的士兵制服穿在身上。

    他仔细把自己可以看见的皱褶一一拉平,然后快步走出门外,开始今天的工作。

    哈特是一名士兵,严格的来说,是一名轻步兵。

    作为一个孤儿,能从许多人中脱颖而出成为男爵大人的士兵,哈特很是骄傲。

    而为了保住这份来之不易的骄傲,哈特每天都努力工作和训练。

    他先一路小跑,奔到城堡东边的马厩,从马厩后面库房里拿出铲子,将一夜积累下来的马粪铲掉。

    然后,他又找来刷子,并用水桶打来水,一遍遍用力刷洗地面,务必让马厩的地面干净整洁。

    等完成这一切以后,他再从草料库房中拉出一辆小车,推着一车草料来到马厩。

    “嘿,海丽,你今天还是那么漂亮!”哈特一边给食槽里放入草料一边说。

    “吐噜噜——”优美高大的战马打了一个响鼻,算是回应他的赞美。然后又用脑袋轻轻的拱了拱哈特,示意他再放一些草料进去。

    马是聪明的动物,哈特甚至怀疑它们能听懂自己在说些什么。

    “好了好了,海丽,你不能一早上吃得太多,等下可能还要去晨跑呢。”哈特嘴上一边说,不过还是从小车上又抓了一把草料放进食槽里。

    哈特并不是正式马夫,只是一个负责打扫马厩,为马准备草料的预备士兵,遛马和刷马这种直接与马接触的好事轮不到他,那是需要骑士侍从或者骑士自己亲自动手的事。

    这个马厩并不是很大,里面总共只有六匹马。不过这六匹马,比城堡西边大型马厩里的五十匹马,加起来都要贵重的多。

    人有贵族平民,马有三六九等。

    这六匹马都是血统高贵的纯种马,每一匹都不是西边马厩里那些骑兵的普通坐骑可比。

    “哈特,看来海丽很喜欢你。”一个声音从马厩门口传来。

    哈特扭头朝门口望了过去,看到来人,他连忙放下草料,站直身体立定敬礼:“斯坦尼少爷,您早!”

    “嗯,听说你昨天通过了二级战士考核?很好,这是赏给你的。”

    扫了一眼马厩中光洁的地板,来人拇指一弹,一个银白色的可爱玩意翻翻滚滚,朝哈特这边飞了过来。

    哈特伸手一捞,将这个银白色的小可爱握在掌心,那是一枚漂亮的小银币,相当于哈特五分之一的月薪。

    “谢谢斯坦尼少爷!”哈特再次行礼,大声回答,精神明显更加昂扬振奋了。

    “继续努力,我期待着你成为三级战士的一天。”看着这位精力旺盛,因为拿到赏钱而自内心喜悦的年轻士兵,斯坦尼少爷满意的点了点头。

    建立孤儿院收养孤儿,然后从孤儿中选拔士兵,是莱斯特家族的传统。

    士兵是贵族的盾和矛,士兵的忠诚对贵族来说至关重要。而孤儿院从小灌输的忠诚,绝不是那些临时雇佣来的佣兵可比。

    这样的年轻士兵,是莱斯特家族的坚固基石。

    ——————————————

    清晨弄到的一枚小银币,对哈特来说是一个意外之喜。

    他每个月的薪水是五枚小银币,每一枚小银币相当于二十枚铜子。不过他成为预备士兵的时间还不长,所有积蓄加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