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民国之威震关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五十四章 慌个啥!(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跪地上的加一圈看热闹的,能有一百大几十号,然而场面却安静的透着诡异。

    瞧热闹的在瞅着跪地上的,而跪地上的都在等着张墨拿主意。

    但孙墨的脑子,现在已经有些不够用了。

    里面人意思说的很明白:“等你们到下午,还没个表示,咱就局子里说话吧。”

    张墨很纳闷,传说中为人四海的王广源,怎么会不按规矩出牌。

    大家都不是屯子里的小老百姓,江湖中事,自然江湖中了,咋还摆出打官司的架势了?

    啥意思?等着县太爷帮着断案子!

    心里牢骚归牢骚,可此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自己这面还真没什么别的选择。

    毕竟顾长生话说的很明白,奉天木帮已经抱上了日本厅长的大腿,他个小科长渣都算不上。

    顾长春那面,更是有心也使不上劲儿。

    “吗的,王广源个王八犊子,这是想杀人不用刀啊!”一向自诩为文明人的张墨,忍不住在心里爆了脏口。

    可骂人不解决问题,走是肯定不行的。留下硬拖,就是进局子的下场。

    瞅了眼看向自己的张朝阳,又看了看傻子似得葛飞。

    张墨知道,今天想把所有人都保下来,已经不可能了。

    看情况,是必须要舍弃掉一两个啦。

    可舍弃谁呢?

    后面跪着的一排都是喽啰,就算全扔出去,王广源眼角都不带甩一下的。

    那么……就只能是在自己,二叔和葛炮头之中选了。

    张墨不可能把自己扔出去顶包,也不能坑自己二叔。

    三去其二,眼睛自然而然的就往葛飞脸上瞅去。

    “瞅俺干啥?你倒是想招啊!”葛飞一瞪眼珠子。

    “小墨,都啥时候了,有啥主意赶紧说!”张朝阳也跟着催促。

    “我琢磨着吧……”张墨拉了个长音儿。

    不是拿桥儿,而是在琢磨着措词。

    “你可真墨迹,有啥话就不能痛快的说!”葛飞急的恨不得抽张墨一脖搂子。

    “唉,我之前算漏了一城!”张墨叹了口气。

    这回没拖延,不等身边儿俩人发问,便痛快的说:“这个王广源啊,不简单。他估摸着是瞅破了咱的打算。”

    “那咋整?”葛飞急了。

    对他来说,今而脸面算是彻底丢尽了。要是最后闹个屁用没有,不如自己找个没人地儿抹脖子算球。

    “看出来了也没事儿,咱已经把他架在那儿了,只要他还爱惜羽毛,就不敢把咱怎么样!”张墨很自信的说。

    “那你算漏了啥?”葛飞愣声问道。

    “我算漏了他怎么跟手下人交代!”张墨恨恨的吐出一句。

    见葛飞不明白,便问他:“葛叔,要是有人对你和咱炮手队下暗手。你丢了半条命,下面兄弟死伤大半,你咋说?”

    “那还有啥说的,只要老子还有口气儿,肯定得……”葛飞话说到一半儿,就没动静了。

    他明白了张墨的意思,将心比心的想一下。自己如果是王广源,也不能就那么轻易的算了。

    就算王广源再好面子,自己的仇可以放下,但跟下面兄弟,也必须有个交代!

    想明白了眼下的状况,葛飞闷声咬了咬牙。

    刚要说话就听张墨又说:“二叔、葛叔,弄王广源的主意是我出的。这事儿……我扛了!”

    一句话说完,张墨就做出一副扯嗓子要喊的模样。

    结果,话音没等冒出来,张朝阳和葛飞就同时伸手把他按住。

    “有老子搁这儿呢,还轮不到你逞出息!”张朝阳虎着脸低吼一声。

    接着脸色一缓,轻轻拍了拍张墨的肩膀,欣慰的说:“小墨啊,你有心就好,是条汉子!

    不过这事儿,你个毛头小子还充不了数。要逞出息,那也是二叔和你葛叔的事儿!”

    说到这儿,张朝阳语气再次严厉了起来,盯着张墨的眼睛交代:“我告诉你,主意是你出的这种话,从现在开始,一个字也不准再提。

    “你二叔说的对!”葛飞也跟着开腔儿了。

    拍了把孙墨的肩膀,豪气的说:“有我们俩老的挡在前面儿,你个小兔崽子就老实搁后面猫着。你分量还差的远着呢!”

    “不是!”张墨认真的说:“二叔、葛叔,就因为我岁数小,算是他王广源的晚辈,看他能把我咋地!”

    “瞎扯,还知道你是小辈啊!我们这帮老的还没死光呢,哪轮的到你顶前面儿。”张朝阳虎着一张脸,但语气显得非常欣慰。

    “二叔,你不行!”张墨语气异常的坚定。

    红着眼圈而劝道:“咱帮里虽然人不少,可有本事在奉天打开局面的,只有你。

    你要是出事儿了……咱这趟家底甩出去了,弟兄折损了,回头可怎么……”

    “对!老二不能顶这个雷,咱不能把本钱全输光喽,我去!”葛飞不等张墨煽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