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民国之威震关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三十九章 利与不利(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直压在观月秀美心间的巨大阴影,终于消散了。关于病毒外泄事件的所有资料,被伢子送到了她的房间。

    详细阅览之后,观月秀美才知道,果然是被宋德阳带走的那份病毒样本出了问题。

    平心而论,国党情报部门此次的保密工作,做的还是非常到位的。

    不但在消息面开始散播之前,就及时控制住了所有相关知情人,宋德阳也被隐匿起来。

    力行社特务处天津组负责人,清楚的知道党内和系统内的现状,同时也知道手里这份病毒样本的重要性。

    直接跳过了很多不必要的环节,派人将情况说明和病毒样本,直接越级送到了南京戴笠的手中。

    以蒋某人走狗而自居的戴笠,同样明白病毒样本的重要意义,妥善存好样本后,带着情况说明走进了总统府……

    事情原本做的几近完美,连日本人安插在委员长秘书处的谍报人员,都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奈何百密一疏,终于还是被日本人抓住了疏漏之处。

    日本人的思路很讨巧。

    他们意识到国党方面得到病毒样本后,必然会展开相关的研究。

    而专业性人才匮乏的南京政府,能找出来的研究员不管怎么绕,都只有那么几个。

    顺着这个思路,日本谍报人员通过秘密走访,很快锁定了一名有留美背景的传染病学博士。

    这名博士供职于卫生署,已经消失了两个来月,新年期间都没有露面。

    全单位上下,包括卫生署负责人,都不知道他的去向。

    锁定了目标人物,日方谍报人员又收买了博士家中的保姆。得到了博士被不明人士接走的时间,和离去方向。

    沿着这条线追查,最终顺利锁定了秘密研究点的位置。

    对研究点警卫系统侦查后,选择了国府方面进驻的监管负责人。并用了十根大黄鱼,成功敲开了他的嘴。

    好在那名负责人知道情况不多,只知道病毒样本来自于天津,是一名红党叛徒作为投名状“进献”的。

    至此,日本人综合了其它一些周边信息后,整理出了病毒样本,首先被红党特工获得。

    又被其中力行社策反之叛徒,交与国党的粗狂脉络。

    虽然有太多的节点还不甚明了,但病毒样本就是在冀东脱离视线后出的问题,这点是可以肯定的。

    满铁根据已知线索,派出了大批精兵强将,分赴多地,经过了四天的缜密侦查。

    当所有报告交到观月秀美手中时,已经填补了事件中的绝大多数细节。

    首先确认了,遵化八通商行的林长友,实为红党之秘密特工。

    他先是利用经商之名,用金钱开路,成功获取了满洲国边防,及巡防部门的信任,成为了一名合法出入境的境外商人。

    又寻找机会靠近了满铁旗下的外围商会,以贪婪的面目和近乎完美的亲日倾向,获得了满铁方面的信任。

    鉴于对他的信任,无论是满洲国相关部门,还是日本谍报机关,都对他私下里的一些走私行为,报以了最大程度的容忍。

    而他,则利用这一点,以走私之名,暗中向南满地区的红党武装输送给养、物资。

    同样是因为对林长友属性的误判,当小林粟带队进入冀东地区,追查病毒下落时,选择了谋求他的协助,并暂居于八通商行。

    对于小林粟真实身份早已心知肚明的林长友,见他忽然带人上门,必然起疑。

    或因猜测,或因小林粟及手下在八通居住期间言谈不慎。

    很快林长友获知了,鸦片中夹带了重要“物资”之秘密。

    此时,正好赶上一支红党特工队伍,押运自天津港上岸的西药途径遵化。

    两方沟通后联合起来,进行了进一步的探查和窃取行动。

    得手后,为消摆脱关联,安排死士以偷窃之名,携带病毒偷投靠六鼎山土匪武装。

    继而在红党特工人员的蓄意干扰下,六鼎山土匪武装被全数击毙,病毒容器呈损毁之假象。

    彻底掩盖起抽取样本后,所有的遗留细节。

    然而事与愿违,红党方面没想到,他们指定的样本运送人员,已被国党方面策反。

    最终,样本落入国党之手……

    调查至此,病毒事件失秘之事,大体脉络已然清晰,并佐证充分。

    落到观月秀美身上的任务有两点:

    第一点,是一些至关重要的细节。

    病毒遭劫脱离视线后,期间落入了两伙儿势力之手。

    首先,是伏击押运队的土匪武装一溜鞭。随后,是八通商行。

    观月秀美需要查明,病毒真正暴露的环节,到底是在哪方手中。具体被抽取样本的细节,又是在哪个时间点。

    第二点,是相对次要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