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当秀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〇二章 母皇逼婚(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上阳宫,御茶房。

    武则天亲自泡茶,所招待的对象是她的女儿太平公主。

    这次武则天要与太平公主谈论的事情太过重大,所以没有放一个人在身边,连上官婉儿和武常也只是在茶房外面行走,守候。

    “月儿,你老是这么单着,也不是什么事儿。跟为娘说说,你看上了谁,为娘为你主婚。”武则天伸出陶制茶壶,向太平公主的品茗杯里添了一些热气腾腾的茶汤,脸上带着慈和以及亲切之色。

    “娘,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事呢?女儿是皇帝的女儿,难道还愁嫁不出去么?”太平公主举起品茗杯,浅浅地泯了一口,娇声说道。

    “不是这样说。”武则天坐直了身子,这表示她有极其重要的话要说。太平公主连忙身体前倾,表示洗耳恭听。

    武则天没有急于说,而是端起茶喝了一小口,眼神柔和地看向太平公主:“你的能力和忠心,为娘是看到的。经过仔细思考和衡量,为娘觉得,女子作为储君的候选人也不是不可以的。”

    太平公主听了心里大喜,不过表面上并没有表示一丝一毫的惊喜,而是眨了眨美眸,撒娇撒痴地问:“娘是逗我开心么?”

    武则天认真地说:“朕不是开玩笑,而是说实在的。朕可以把你列为储君候选人,不过朕有一个条件,你必须嫁到武家,这样朕才能放心地把社稷交给你手中。”

    武则天之所以突然找太平公主说这样一番亲切而严肃的话题,都是因张麟而起。

    张麟在端阳朝会上所倡导的女子为储君之论调,打动了武则天的心,使得她有了这样一个想法。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收到一封关于张麟与太平公主之间的密折。

    密褶上说:太平公主身在宫外,怎么会知道身在宫内的张麟具有输血救人的能力?而且如此笃信,竟然将皇上的安危和太平府的存亡全部寄托在张麟从来没有展现过的能力之上?这事很蹊跷,值得琢磨。云云。

    武则天设立了铜匦,接受天下臣民的秘密举报函。当时告密盛行。

    看了密折之后,武则天回想当时的情景,心里豁然开朗。

    当时她心里就纳闷儿,她被移驾至太平府,后宫的张麟怎么会出现在那儿的呢,只是她对女儿从来不怀疑,且当时太平府受损严重,而张麟又救了她的驾,她就没有多想。

    现在回想起来,太平公主与张麟一定在那之前见过面,且交情深厚,知之甚深。

    武则天心里很气,却不能如对付上官婉儿一般对付女儿,便想出来一个策略:早点把太平公主嫁出去,以避免可能发生的丑事。

    知道女儿的脾气很倔,想让她嫁人,不是一两句话能解决的事情,但也知道她有抱负。把这两者结合起来,或许便可达到自己的期望。

    “娘,女儿还不想嫁人!”听了武则天的话,太平公主噘着嘴,满心委屈。武家表兄弟,哪怕堂的,堂堂的,哪一个不是三四十岁的已婚大叔了?难道她一个皇皇公主,竟然要嫁一个已婚之人?或者嫁晚一辈的人?跟她年纪相仿且未婚的,恐怕只有她的表侄子辈的了。

    “哎,哪里有一辈子呆在娘家不嫁人的!何况你是公主!选吧,武家子弟人才济济,随便你选,选到谁就是谁!为娘给你做主!”武则天呵呵笑道。对她来说,不在乎太平公主选的对象是已婚大叔或者未婚侄辈,只要是武家子弟就行了。

    母皇逼婚,看来没有退路了。太平公主眸光流转,心里在思考对策,却是没有任何良策,除非她放弃这个被定为储君候选人的绝好机会。

    看来,跟张麟是没有希望的了,那么,一定要嫁人,嫁谁不是嫁?

    “娘,一定要女儿选的话,女儿就选千乘郡王。”做了一番思考之后,太平公主的心里变得平静,羞答答地说。

    千乘郡王武攸暨与其妻子琴瑟和鸣,且畏妻如虎,这事在武家是公开的秘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