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时空万界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二章 洞虚大成,压服两宗(八千字大章,求订阅!)(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洞虚境一成,朱宇就感觉到不同。

    身体的泥丸宫之中,黑白二色的光芒出现,阴阳大道交织其中,支撑起自己的一方天地。

    这天地和九州的天地不同,九州的天地已经是万里巨人,而朱宇的天地则是刚出生的婴孩,但是即便仍然弱小,但是力量已经很强了。

    内天地之中,一股神奇玄妙的力量涌动。

    朱宇心神一动,这力量便出现在朱宇的身躯之上。肉身在这力量的淬炼下,生奇特的变化,虽然力量没有增加,但是整个肉身却截然不同了。

    “现在……我感觉即便是被砍断头颅短时间也死不了了。”

    朱宇有一种错觉。

    但是这不是错觉。

    洞虚境强者已经不是凡人了。九州世界之中,炼精化气是后天境,炼气化神是先天期,炼神返虚是虚境,那炼虚合道其实就是洞虚和至强者。

    进入洞虚,凝练自己的小世界,或者是内世界,已经是真正的仙家手段了。

    并且这是自己的一方世界,拥有无穷的潜力。

    “九州世界的修炼体系,倒是十分有意思,虽然实力上比起仙侠世界弱上一些,但是潜力却不逊色丝毫。”

    朱宇心底明了。

    如果纯粹是借助天地大道修炼,那挥出来的实力会非常的恐怖,但是如果自己凝练内世界,当内世界成长到一方世界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仙神避退。

    这两条道路是先易后和先难后易,区别并没有那么大。

    不过成就了洞虚境,朱宇的实力并没有因此突飞猛进。

    九州大地,在朱宇成就洞虚的瞬间,就开始排斥着,限制着,一身内世界的力量,挥不出十分之一。这种情况下,也只是比虚境大成强者要强上几分罢了。

    到了至强者,那才是真正无视九州大地的压制和排斥。

    只可惜要到这种地步,太难太难了。

    朱宇步入洞虚,也没有着急,缓慢的继续炼化天地之力,补充着自己。

    洞虚境平稳之后,朱宇神魂又是一动,内世界之中一道道天地大道开始出现,包围在阴阳大道之上。

    水之大道,雷之大道,风之大道,土之大道,火之大道,金之大道,木之大道,七种大道拉扯着天地之力,进入到内世界之中。

    眨眼之间,朱宇的内世界更加的完善了。

    洞虚大成。

    阴阳大道在上,交融在一起,其他大道则是盘旋在四周,包围着阴阳大道,想要融入到阴阳大道之中,却又被排斥在外。

    “只要阴阳大道把其他的大道融入其中,内天地就能再次增加,彻底无视九州世界的压制,也就是成就至强者。”

    朱宇瞬间产生一种明悟。

    只不过要怎么成为至强者,仍然没有头绪。

    又修炼了四个月,朱宇包起来开山斧,用葫芦把最后几十滴北海之灵收起来,就朝着滕家庄飞去。

    片刻之后,朱宇从天而降。

    滕家庄之中,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目瞪口呆。

    “公子,公子……您……实力又突破了?”

    朱掌柜脸上露出狂喜之色问着。

    朱宇点了点头,不过后者还是一个后天武者,擅长经商,但是实力却不够强,也看不出来朱宇到底有多厉害。

    “行了,你们都下去吧,等明天我就回扬州。”

    朱宇吩咐着。

    其他人都点了点头,看着朱宇露出敬佩,狂热的神色。

    朱宇在九州之中已经是一个传奇了。

    朱家之人散去,滕云龙也走了上来,恭敬的行礼:

    “朱公子,您要的刀已经好了。”

    这过去接近五年的时间,朱宇都在修炼,而滕云龙则是一点点儿的打造着武器。

    一种种珍惜的矿产被运到滕家庄,滕云龙很是用心的打造。

    毕竟这机会对铁匠来说,很是难得。

    朱宇跟着来到一座院落之中,朱家护卫则是从屋内抬出一个个的木盒子。打开盒子,上面包裹的是丝绸。

    走上前去,解开丝绸,一柄柄刀出现在朱宇面前。

    第一把,是金色的刀,两尺长,不宽不窄,就是刀刃和刀剑很特别,很锋利,刀背也不深厚。

    “这是用百年铁精,融入了金晶,银沙石在其中铸造而成的。”

    滕云龙在旁边解释着。

    朱宇点了点头,拿起这刀随意的一晃,刹那之间,刀身之上一刀金色的光芒闪现。

    嗡!

    四周的护卫包括滕云龙在内,都脸色刷白,头皮麻。

    朱宇施展了一半,就停了下来。

    这蕴含金之大道的刀法,散溢出来,对后天武者来说,压迫太大了。

    第二柄刀,是青翠的木色。

    整把刀是雕刻而成,完完全全是一柄木刀,这木名叫红花木,入手不轻,朱宇一挥刀,青色的木气就涌动出来。

    之后,是土黄色的刀。

    水蓝色的刀。

    漆黑如夜的刀。

    白亮如日的刀。

    耀眼如火的刀。

    薄如蝉翼,轻盈如风的刀。

    散着雷光的刀。

    九把刀,代表着九种大道,这是朱宇用来修炼的刀。

    检查完之后,朱宇点了点头:“不错,滕庄主费心了,酬劳朱掌柜给了吗?”

    “给了给了。”

    滕云龙笑着说着。

    朱家做事,一向大气,不会欺瞒一些蝇头小利,这铸造刀最主要的是材料的花费,九把刀下来,花费了接近千万两白银,而铸造费才几万两白银。

    “多谢滕庄主,那朱某就准备离开了。”

    朱宇笑呵呵的说着,示意朱家的护卫收起刀来。

    滕云龙脸上露出不舍之色:

    “滕家恭送朱公子。”

    朱公子在这几年,四周的马匪都不敢上前收例钱,而越来越多的人也知晓了此事,前来找滕家庄打造武器,一时间,滕家庄因为朱公子获利不少。

    再加上利用打造武器的酬劳,滕云龙从朱掌柜手中购买了内劲功法。

    虽然缺少武技,但是单纯内劲的功法,就让滕家庄开心不已。

    这几年,滕家庄已经有七八人练出了内劲,成为四周村子之中屈一指的好汉。

    未来滕家庄会越来越兴盛。

    第二日,朱宇带着朱家一行人离开。

    门口,滕云龙带着滕家庄一行人来送行。

    朱宇笑着和滕云龙告别,这个时候,朱宇看到滕云龙身后之,眸光之中闪过一丝精光,问着:

    “咦,滕庄主,你儿子都娶妻了,看来距离当爷爷不久咯。”

    滕云龙听到这话很开心:

    “永凡这小子做什么事情都慢,现在终于娶妻了,希望能给我生一个大胖孙子。”

    “那朱某就提前恭候了,等到时候你孙子出生了,就可以来找我,我定然收他为徒。”

    朱宇哈哈大小,踢了一下马肚子,疾驰而去。

    滕云龙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喊道:

    “多谢朱公子,此事我记住了。”

    等到朱宇走远了,滕云龙才回头教训着儿子和儿媳妇:

    “你们两个,一定要生一个大胖小子,朱公子是何等的人物,你看看四周,归元宗和青湖岛的长老都来送行,哪能一般人,只要乖孙子能拜朱公子为师,到时候我滕家庄就真的安稳了。”

    “爹,这事情哪能急的来。”

    腾永凡耷拉着耳朵,无奈的说着。

    “怎么急不得,回去多努力,一定要生个大胖小子出来。”

    滕云龙如此的说着,比儿子都要急,四周其他人听了也调笑着说着,弄的腾永凡面红耳赤。

    只不过,这一等就是八年。

    ……

    骑着马,朱宇走在前面,直接朝着扬州奔去。

    这马是雪龙马,乃是九州之中的名马之一。九州之中三大神马那么出名,是因为这三种马血脉已经很稳定了,可以通过彼此杂交量产,但是有些马实力未必比三大名马差,比如这雪龙马。

    雪龙马四体粗壮,较为短小,但是耐力很好,度飞快,奔驰起来极为平稳,坐在这马上行走极为平稳舒适。

    坐上雪龙马,过了中午时分,朱宇就越过了宜城等地,直接来到了扬州城。

    城门口,秦芷兰和朱童已经等候多时了。

    “爹,娘!”

    朱宇下马打招呼。

    秦芷兰这是拉着儿子,一脸的疼爱。

    “好儿子,走,咱们回家吧!”

    朱童说着,哈哈大笑,和四周前来之人拱手行礼,带着朱宇就回到扬州城朱家别院之中。

    天榜第一,潜龙榜第一,九州大地迄今为止最耀眼的天才回到扬州城。

    这消息瞬间传遍四周。

    青湖岛和归元宗都默契的派出人监视。

    其他大宗门也暗地里打探消息。

    一朝成名之后,入深山,潜修五载,明明是身在富贵之家,却从未有懈怠的心思,这种人不得不让人佩服,也不得不让人忌惮。

    扬州,朱家别院。

    坐在饭桌上,朱宇大快朵颐的吃着,旁边朱童和秦芷兰都笑呵呵的看着。

    等到吃完了,朱宇才拍了拍肚子,一脸的满足。

    聊了一会儿家常,在朱宇有些受不了娘亲又要介绍妹子,问东问西的时候,朱童终于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儿子,你现在实力到什么地步了?”

    秦芷兰白了朱童一眼,有些不满。

    儿子刚回来,就问修炼的事情,莫不是儿子修炼的还不够苦吗,还不到二十岁,就这样子了,以后什么时候能抱上孙子啊。

    朱宇一笑,正准备回答,却脸色一变,笑着说道:

    “爹,娘,外面有人来访,我们还是出去一见吧!”

    朱童和秦芷兰一愣,而就在这愣神的功夫,朱家的护卫在外面敲门,喊着:

    “老爷,夫人,公子,外面有两个人前来拜会少爷,他们……他们都是从天上飞过来的。”

    飞过来的!

    朱童瞬间愣住了,秦芷兰脸上也露出紧张无比的神色。

    能飞,那就是虚境强者。

    九州大地之中的虚境强者可没有多少,这一下就来两个,两人心底难免忐忑不安起来。

    “没事,芷兰带着宇儿在这里不要动,我去看一看,哪怕是虚境强者,也是要些脸面的,不会轻易动手,更何况还有十七叔威慑,没人敢来闹事。”

    朱童安抚了一下妻子和儿子,站了起来。

    不过这个时候,朱宇却拉住了朱童的肩膀。

    “爹,你们随我一起去吧,他们两个是来找我的。”

    朱宇如此的说着,两人都惊讶了。

    不过朱宇也没有给两人再问的机会,在前面走了出去,朱童和秦芷兰则是跟在后面。

    没多久,三人来到门口处。

    朱家的大门已经打开,两个人就站在朱家大门的两侧。

    其中一人手中握着长剑,双眼闭目,仔细看一看,竟然是一个瞎子,而另外一个好像一个街边卖书的老叟,毫不起眼,无精打采。

    可是在朱宇的感应之中,这两人却截然不同。

    前者犹如一柄利剑,横压当世,那剑意之强,让人瞠目结舌;而后者更加奇特,气息飘忽不定,给人一种奇形怪状,无法解释的感觉。

    殊不知,两人在看到朱宇的同时,心底也骇然不已。

    因为朱宇身躯四周那黑洞悬挂着,给人一种难言的威压。

    “两位,就请在院子里面入座吧!”

    朱宇伸手说着。

    两人也没有客气,瞎眼的武者走到院子之中先坐了下来,而另外一人则是轻巧的移动了一下椅子,远远的坐着,两人一左一右相对坐下之后,朱宇也坐了下来,问着:

    “两位在这个时候登门,不各自介绍一下吗?”

    右边,那老叟起身,拱了拱手:

    “朱公子,在下归元宗武青。”

    “青湖岛铁五,拜见朱公子。”另外一人也回答。

    两人都简单直接的介绍着自己,朱童神色一动,似乎猜测到了什么。

    八大门派,都有虚境坐镇,归元宗的虚境不知道,但是青湖岛的虚境强者却很出名,叫做天眼剑圣,因为他是一个瞎子,天生不能视物,一身剑法极为了得。

    而这左边的老者,也是一个瞎子,并且带着剑,在加上是从天空之中飞下来的,朱童心底就有猜测了。

    朱宇心底对两人来的目的也有了猜测,却没有说出来,而是问着:

    “两位,我今日刚刚回来,还没有休息,你们两人就来了,说吧,到底所来是为何事?”

    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