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有奸人想害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五章 收买人心(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杨耀与他目光稍一对视,突然哈哈大笑,不顾他全身的血污和泥土,就这么捉着他的战袍,扶了起来,侧头冲王德呵斥道,“小德子,你什么身份,竟敢呵斥朕的爱将。楚玉乃将门世家,当知如何战场争胜,岂容你来瞎指挥?来人!拖出去杖责十下,从重了打!”

    王德的屁股也不知替杨耀背了多少次黑锅,这次皇帝又要借他的屁股来收买人心,他早已释然,至少他的屁股对皇帝还有价值嘛!

    几个小宦人忙去押着王德,准备带下去行刑。

    薛楚玉虽然是一个军中汉子,不代表他智力低下,王德乃是皇帝亲信,若因他受了责罚,今后还不记恨在心?

    他忙开口替王德求情道,“圣上,臣今次犯了大罪,多亏王公公善意提醒,否则臣犯了欺君大罪尚自蒙在鼓里。王公公有功无过,请圣上不要苛责王公公。”

    杨耀见他终于意识到这次犯下的过失,震慑的目的也达到了,这才顺着台阶下了,冷喝道,“小德子,既然有楚玉求情,那就饶了你这一回,再有下次,一并打了!”

    王德是暗呼侥幸,这次屁股没挨打也完成了唱黑脸的任务,忙唯唯诺诺的冲薛楚玉拱手致谢。

    杨耀上下打量着薛楚玉,随身并未佩戴横刀、长剑,显然是进行宫前被王德派人收去了,眼珠儿微微一转,明知故问道,“楚玉,你的横刀、长剑呢?”

    薛楚玉拱手道,“以宫规,臣面圣不能携带兵刃,盔甲,早已卸在了山门之外。”

    杨耀失笑道,“胡闹!楚玉乃是朕的亲信,楚玉不能佩戴兵刃,谁来护卫朕的安全?”

    他转过头冲王德交代道,“去,将朕的尚方斩马剑取来。”

    所谓尚方剑,就是皇帝御用的宝剑,因平日里存放在少府的尚方,故名尚方剑。在汉唐时期,名为尚方斩马剑;到了明清时期,则名叫尚方宝剑。

    尚方斩马剑若是由皇帝赐予属下,则是代皇帝专征专杀的象征。更代表着皇帝对一个臣下最大的信任和荣宠。

    杨耀的这一招收买人心的手段果是奏效,薛楚玉望着杨耀的眼神里尽是感动的泪花儿,之前因卸甲、卸剑而生的不快早已烟消云散,双手颤抖着捧起,却不敢去尚方斩马剑。

    杨耀就这么将尚方斩马剑搁在了他的手中,呵呵一笑道,“今后,楚玉面圣无须卸甲卸剑,朕的安危就全权托付给楚玉了。”

    薛楚玉颤巍巍的接过了尚方斩马剑,早已是泪流满面,再次叩拜在地,“臣,万死不能报圣上大恩之万一!”

    杨耀替他拍了拍战袍的灰尘和血污,爽朗的笑道,“龙武军诸将辛苦了,朕将汤池行宫右面的五十口温泉赏给诸将士沐浴。”

    “还有,军中校尉以上官级的军官,尚未有婚配者,就由王德做个媒,允许在宫女之中择情投意合者,自愿婚配。”

    薛楚玉正在犹豫着怎么向皇帝开口要赏赐,以犒赏众军士。没想到皇帝不仅赏赐在行宫的温泉沐浴,甚至还派人做媒,将随行的宫女婚配给龙武军中高层军官。

    要知道皇帝行宫的宫女,全是王德在皇宫里精挑细选出来,准备送给杨耀沿途享乐的。

    论姿色,在万花丛里的皇宫至少是中上水准。搁在那群从未见过几个美女的泥腿子军人的眼里,个个都是西施、貂蝉啊!

    这,真的是天恩浩荡!

    甚至连单身狗薛楚玉进了行宫,面见了皇帝,目光就不时的瞥过侍奉在皇帝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