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南明日不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89 祭庚寅之劫(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白明修入广州城之后安抚民心,并恢复秩序,同时控制投清的汉奸和与清廷合作的士绅,收缴财物,并鼓励农工商百业恢复生产。白明修命唐北庐在广州城重设理政院,并且加紧后勤建设的部署。虽然白明修之前刷副本刷得后勤物资很多,还都放在他的系统仓库之中,但是那些都是应急之用,大明复国军还是应该有自己完善的后勤保障。

    在查抄清官员的过程中,明军攻入了尚可喜的平南王府,并且抓捕了尚可喜的次子尚之孝及尚家一族数百丁口。在平南王府的战斗中,尚家人的反抗是格外激烈的,不过明军直接摆开了m2重机枪,将尚家家丁杀了个精光,破了胆子的尚之孝才选择了投降。

    只是白明修可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尚家。

    黄花岗,微风徐徐,只是却平添肃杀之气。

    白明修命人又篆刻了一方石碑,准备立在此处。

    狮姐忍不住又打趣白明修道:“殿下,您可真的是立碑上瘾呢。”

    只是这一次白明修却没有给她什么笑脸回应,因为实在场合太严肃。

    黄花岗上,大明复国军将士,以及来自广州城的居民们,此时无不肃穆。因为白明修今天要在这里立的这块碑,是为了纪念永历四年(165o年)生在广州的一场大灾难,清朝在广州的大屠杀,也称庚寅之劫。

    “当年,尚可喜和耿继茂在这里围城十个月不能破城,最后是叛徒范承恩作为内应,清军才入城。说起来,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我们入城,也是因为有人打开了城门。尚贼和耿贼在广州屠戮百姓,伏尸如山,天地为之变色。”

    唐北庐也叹道:“臣今日也闻当时之人所作之文,看每一个字都觉得无比的沉痛,恨不能破纸而入,阻止那暴行。‘甲申更姓,七年讨殛。何辜生民,再遭六极。血溅天街,蝼蚁聚食。饥鸟啄肠,飞上城北。北风牛溲,堆积髑髅。或如宝塔,或如山邱。五行共尽,无智无愚,无贵无贱,同为一区。’这真的是人世间最大的悲剧了。”

    白明修的脸上渐冷,他道:“你知道最悲剧的是什么吗?是举起屠刀的人,还不是真鞑子,而是尚可喜和耿继茂,以及他们麾下实则是汉人的那些假鞑子。死在他们刀下的七十万亡灵,俱是我大明子民,俱是这些汉奸的同胞血肉,他们也能下得去手。”

    唐北庐问道:“所以,殿下,您御极天下之日,便是你要更替人心,改天换日了吗?”

    白明修沉声道:“我中华民族,源远流长,文明如星汉般耀眼灿烂。可走到今日,已经进了一条死路了。大明濒死,国祚燃尽,内生的问题有多严重,自不必言。可同胞同族尚能无耻到这样的地步,是令我怎么也想不懂了。这中国的民心、这中国的精神,必须要变一变了。”

    他想到了正在广州城内一处书局整日奋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