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隋唐大猛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章 擂鼓瓮金锤(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一晚,罗锋和秦琼聊到半夜,聊的似乎很投机。虽然两老表以前从没见过面,但聊起来却又觉得十分亲近,尤其是秦琼现自己这个小表弟虽然很年少,但却有不同于罗小七罗小九那样的乡下少年,他谈吐不凡,对于许多事情都有不错的见解。

    他将之归于罗锋天生聪明,又或是自小受过姑母的亲自教导,学过文识过字因此不比一般乡下人,他因而对这个表弟便越的喜爱。

    这一聊,直聊到快天亮的时候才睡。

    早上。

    罗锋感觉身上有些冷,睁开眼睛醒来,现秦琼早已经起床了,倒是南山村的几个同乡却还在呼呼大睡。

    掀开身上单薄的被子,搓了把脸,他也起身下床。

    推开门,屋外冷气袭来。

    清晨的雾气冷风中,表哥秦琼却已经在那里练武。

    秦琼手持着一对锏,一招一式很是有力,头顶上甚至已经练出了雾气。

    “小五醒了?”

    “二哥这么早就起来练武了?”

    “夏练三伏冬练三九,习武之人不能有一日荒废。我也是早就习惯了,天一亮就会自己醒来。”

    “二哥这锏耍的真好看。”罗锋不懂武艺,可也看的出秦琼一招一式很有模样。

    “我这锏法是家传的,我三岁练刀,五岁练锏,七岁拉弓,九岁骑马,十二岁开始习槊········”说起武艺,秦琼十分的自信。

    秦琼祖上几代都在北朝为官,虽说以文职为主,但魏晋以来,天下动荡,尤其是北方更是战乱频频,世家出身的男子也一样文武双修,特别是出身不错的世家豪强子弟,几乎个个都能骑善射,出门骑马,随身带刀。

    “小五你可曾习得武艺?”秦琼问。

    罗锋摇头。

    他父亲只是章丘乡下的一个铁匠,家里世代是打铁的,也不知道当年为何能娶到历城秦家的女子,但他父亲以前确实只是个普通铁匠。他记忆里,罗铁匠不会什么武艺,但有一把子好力气。

    罗锋打小跟着学打铁,也没学过什么武艺,但也确实力气很大。

    秦琼递了一支锏给罗锋,“让我来看看你底子如何?”

    锏是钝器,在军中一般为骑兵配置,这种钝器一般专为破敌方骑兵的铠甲的。南北朝以来,骑兵兴重甲,比如威名远扬的甲骑具装,就是人马皆披甲,有时甚至不止披一层甲,一般刀剑难伤。

    这个时候,使用锏、鞭、锤等钝器打击,便往往比刀箭效果还有杀伤。钝器不用穿透,而是震击敌人脏腑。

    不过这种钝器对于使者者要求也较高,一般来说便是得力气大。因为一般的刀剑也有两三斤重,而鞭锏锤等钝器则更重,往往能达四五斤重。单手挥舞四五斤重的钝器作战,这可不是人人都能做的到的。

    金锏入手沉重,这是一支瓦面金装锏,表面金色,内里则为精铜打造,四棱造型,这种锏杀伤力很强,不但势大力沉,而且他的四面棱条还有极强的破甲击伤能力。

    锏长四尺,锏身无节,锏端无尖,面成方形,有槽,能隔着盔甲将敌人打死。

    本以为这样的重兵他很难把握,可拿到手里罗锋却觉得并不是太重,他感觉这甚至不如自己以前帮父亲打铁时握的大铁锤辛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